云山青冈

同队同期同职业都不算拉郎
王粉,药庙,混乱邪恶,头像是英杰不是老王
本质是同人女,腐向只是守备范围的子集

© 云山青冈

Powered by LOFTER

深夜脑洞轮回篇:识曲安知遇周郎

大量私货预警!!!!
------------------------------------------------------

“我觉得,我们队长,好像有什么秘密。”

第十赛季某一个周三的中午,在目睹联盟之脸又一次向经理打过招呼之后就笃悠悠地步出俱乐部的大门这一明明很奇怪但经理却好像已经习惯的事实后,孙翔终于忍不住向正在休息室沙发上神游天外不知在想啥的杜明发问道,“你说为什么每周三队长都不在啊。”

   每周三中午,周泽楷都会在上午加练完后换上一身与联盟枪王风格迥异让人认不出的休闲装,背起一个不知道塞了多少东西的大包裹,消失在S市的街头,直到过了晚饭的时间才会回来。而其他队员依然是照常训练。

   “我也,不清楚啊,大概是拍广告什么的吧。”杜明挠了挠下巴,似乎自己从来没有思考过这个问题,不过以前孙翔没来的时候,队长好像也会这么雷打不动地出门来着,什么广告拍摄周期那么长啊。

   “我次奥!队长不会是找了女朋友吧!”孙翔脑回路猛然灵光一闪认为自己已经get到了这个惊天秘密。

   “不对啊,要是约会也不用固定时间吧!”

   “难道说队长是和张新杰约会!!!”孙翔的脑回路闪得有点过猛又似乎很有道理的样子。

   “二翔你……”杜明此时竟有些无言以对,“不过我突然想到,周三下午好像俱乐部附近的H大下午不上课来着。难道说……”H大是S市以妹子数量多且质量高而出名的学校,和轮回俱乐部就隔了三站地铁的路,杜明这个S市土著当年读的就是旁边的H大附中,对那边的情况基本了如指掌。

   “卧槽好有道理队长的女朋友一定是H大的!禽兽啊队长!居然泡学校里的妹子!”孙翔脑补了一下那画面顿时觉得接受不能。

   “二翔你这年纪在那边还是要管多数人叫学姐的其实……”杜明补刀。

   “杜明你不觉得我们现在要关心的重点是是怎样的妹子能让队长每周雷打不动地出门么。”

   “而且这是怎么认识的啊……”杜明又挠了挠头,职业选手那点可怜巴巴的业余时间,根本就没有日久生情的机会,估计就只能是“大马路上遥相顾,一见知君即断肠。”这种纯靠脸认识的情况了。不过队长的脸,发生这种事的可能性还挺大吧,每天都会见到妹子们组团在俱乐部旁边散步什么的,总不能是来看他杜明的吧。

   “唉我说……下礼拜我们要不要也请个假偷偷去看看。”孙翔拧了杜明胳膊一把。

   “真特么猥琐!”杜明反推了他一把,“不过正合我意!走起!”

 

   “二翔二翔,队长出来了!悄悄地跟上!”一周后的又一个周三,为了探明真相的二人提前了半小时出门,一直蹲点在俱乐部门口的小超市前,两人已经轮番干掉了十二根棒棒糖三罐六个核桃正在思考要不要再买两袋瓜子这件事。

   听到杜明的催促,孙翔仰起脖子把手里那罐六个核桃敦敦敦地一饮而尽,一把拎起杜明就往外走。

  “放手!放手!放手啊!保持距离啊二翔!”两人一阵折腾后终于保持好了一个合理的尾随距离。但在路人看来依旧形迹可疑。

    周泽楷没有发现任何异样,依旧背着他的大包裹高高兴兴地走在街头,然后下了俱乐部附近的地铁口。虽然不是假期,但地铁站还是人来人往,二人又怕跟丢了又怕被发现,最后挤到了周泽楷所在车厢的另一头,满满一车厢人中这两位勉勉强强可以辨认出队长头上耸立的呆毛。

   “等等,这车不到H大吧。”孙翔脑回路又是一闪。

   “谁在学校里约会啊肯定约外边儿呗,二翔你能不能更蠢点,没谈过恋爱啊。”杜明嘲讽。

   “哼,说得好像你谈过一样。”孙翔反杀。

   “……”

   就在这时,远处小周同志的呆毛抖了三抖,慢慢向门边靠了过去,二人一个激灵也赶紧暗搓搓地朝自己那侧的门前挪动。

   果不其然,周泽楷在这站下了车。两人心中一阵感慨,在这个拥有20个出站口的地铁站下车简直让人凌乱,稍微眨下眼人就能不见。好在他们队长因为长得太帅还是很容易被发现,二人还是一路尾随成功跟着周泽楷出了15号地铁口。

  “文艺啊,真是文艺。”杜明忍不住吐槽。15号地铁口外是S市卖各种书籍文创乐器的一条街,队长居然来这里约会简直不像游戏宅的风格。

  “可是妹子呢,怎么还没出现。”

  “二翔别吵,跟紧了先。”

  二人继续暗搓搓地藏在人流中尾随,始终都没有看到女主角的出现,而周泽楷突然在走过一个路口后停下了脚步,走进了街角的一间建筑。

  擦擦擦什么地方,二人往建筑的标牌上一看——天蟾逸夫舞台……

  “好像是,剧院……”杜明端详了一下外墙上的大幅广告,广告上是昆曲界的名家蔡先生,下月要演出《长生殿》,当然杜明是不认识他的,“严格地讲是,戏院吧,队长的妹子品位很老派啊……”

  “来都来了,人还没看到呢,到里面看看吧。”二人对戏曲显然没有半点兴趣,但还是觉定买张最便宜的票进场查看一番。

 

  “旁友,票子要伐?”两人刚准备进门就被一手里弹着一大把演出票的大叔拦了下来。

  “覅!”杜明扯着孙翔急着进场。

  “那么旁友啊,啊有多的票子回收啊。”

  “么得!”

  “唉旁友今朝好位子买不着啦,我这边是连票啊连票,连票而且便宜啊,你们买我的多方便啊还有好位置!”大叔急切地呼唤着二人。

  “覅好位置!”周泽楷的身影淹没在剧院大厅一群老爷爷老奶奶和少数小姑娘之中,二人急匆匆地赶到了售票口,留下惆怅的大叔在门口继续弹起了演出票。

   “旁友啊……票子要伐……”

   

   枪王大大此时已经不见了踪影,二人捧着票暗搓搓地进了演出厅,目光往座位上花白的、全白的脑袋上瞟阿瞟,试图找到那一撮显眼的呆毛。

  “二位先生,票请出示一下。”剧务小妹在这两人暗搓搓地游荡五分钟之后,满腹疑问地拦下了他们。“你们的座位在二楼,请往这边走,演出开始后请不要随便走动。”

   啊,二楼啊,二楼好,视线清楚方便往下看。孙翔把演出票揉成一团往衣袋里一塞,和杜明二人一起伸长脑袋往楼下一排排地探啊探。

  “小伙子啊,看啥呢。”杜明右边座位的中年阿姨关切地问了起来。

  “哈哈哈么看啥,随便看看。”

  “啊呀你们现在这样的小伙子来看戏的勿多哉,真格不容易啊。我家囡囡今年大学刚毕业啊,一天到晚就知道逛啥个展览啊,买的那种书上面画什么两个小伙子谈旁友什么的。哎呦我是忧心得勿得了啊,自家都不晓得谈旁友了还看这种书。”阿姨拉着杜明碎碎念,“我看小伙子你蛮好,阿有女旁友啊现在。”

   杜明瞬间红了脸:“没有……不过,有个蛮喜欢的小姑娘的。”

   “啊呀小伙子你这么好人家小囡肯定看得上你的,”阿姨一边夸奖杜明一边不着不着痕迹地松开了手,“啊旁边那个小伙子啊,你阿有女旁友啊!”

  “啊?”孙翔正往下一排排地扫视呢,猛地被杜明一拍。

  “二翔!这位阿姨问你有没有女朋友!”刚被阿姨碎碎念了一通的杜明显然不会轻易放过孙翔。

  “靠!歧视单身狗啊!没有怎么啦!”

  “啊呀,小伙子没有女旁友啊,今年几岁啦,长得嘎精神啊,一看就讨小姑娘喜欢。”

  “我刚二十……”

  “啊呀真格有点可惜啊,我家囡囡今年刚刚毕业比你大两岁。当初高考填了H大学么学堂里都没几个男同学的,根本寻不着男旁友,其实小两岁也蛮好,小伙子你啊要留个电话啊。”阿姨端详着孙翔的脸左看看右看看都越看越顺眼,个子好像也蛮高的,啊呀真想介绍给女儿相个亲啊。

    孙翔正不安扭动着想着拿什么词来逃开这位大妈的纠缠,悠扬的丝竹声响起,今天的昆曲演出就要开始了,剧场瞬间安静了下来。随即而来的问题就是,剧场的灯光也暗了下来,二人的狗仔大业看来暂且是无望了。

   

   今天的的演出是S市戏曲学院第五期昆曲班的毕业专场,剧目上一共四出折子戏,外加一个,好像是特别场什么的。写在票上二人也没细看,反正看了也不懂。不过既然来都来了,那就看完吧。于是二位大小伙子就在一群长辈之中看起了大戏。

    最开始的是《紫钗记》里头的《折柳》《阳关》两出,李益和霍小玉搞个离别居然墨迹了整整两出戏,昆曲的唱腔婉转悠长,在轮回二人组听来犹如睡神的吟唱,旁边阿姨还不忘剧透继续往下演其实是个BE,最终男主始乱终弃,女主怨愤身死。烂,烂戏啊!明明身段和演唱都发挥出色的二位演员就得到了二人这么个评价。

   下一出是《孽海记》里的《双下山》,小和尚和小尼姑都受不了清规戒律逃下山去,路上遇到决定结婚生娃,就这么个逗比的剧情,不了解昆曲也能大概看个明白,孙翔一边捧着肚子一边脑补着于锋离开蓝雨庙到百花后拉着邹远的手深情的说:“啊,你可知我是逃下山来的和尚啊。”那毫无违和感的画面,感觉腹肌已经绷不住了。而杜明望着台上不知为何就同意嫁给小和尚的小尼姑,心思又一次飞到了H市那家网吧。啊,柔女神,我也是想要逃下山来的和尚哇!

   紧接着是《白蛇传》的《盗草》,这是一出打戏,演白素贞的那个小姑娘和围着她的那群兵将踢来打去在舞台上不断翻滚,剑和棍在空中一次次地飞来飞去又被稳稳接住。好一通热闹的乱打让舞台下掌声不断。孙翔和杜明第一次感受到这么劲爆的武打,觉得这动作恐怕让自己操作着角色也没法做到如此精确。职业演员不容易啊,二人感叹着,觉着自己今天来看看戏也不错。至于队长的八卦,唉再说吧。

  最后部分是特别场,好像说是出于各种原因未完成学业的演员的感谢演出。因为昆曲这个剧种的演员成材率其实不高,就像荣耀职业圈一样,机遇、天赋甚至运气都影响着一个演员的成长。这届学生已经经过了戏曲学校初中、高中到大学体系整整十年的磨练。能进入昆曲班的孩子都是百里挑一的优秀人才,但总有那么一些人,或是明明努力了却没有办法跟上别人的节奏,或是可以很出色却因为并非发自内心的热爱而浪费了天赋最终没有走下去,最可惜的是变声期的男孩子,有人短短时间内就可以变好声,有的人却也许要经历好几年,也许一次转折就会使优秀的嗓音天赋变得泯然众人,从舞台的中心退到了暗处。而最终留在剧团的那些人,也不都是舞台的主角。

残酷啊,却又真实,荣耀的世界里,昆曲的世界里,虽然明明是毫不相干的圈子,却又是那样惊人的相似。今天的特别场,则请来的是那些留有遗憾的少年们,尽力用自己所能做到最完美的表现与昔日的同窗们并肩站在舞台,然后正式告别。

  不过轮回二人组自然是没有了解过这些的,二人看完那惊险刺激的打戏之后都觉得十分酸爽勾肩搭背尿遁去了,等回来的时候特别场的字幕介绍已经结束。舞台布景是是深秋的庭院,灯光营造出月色迷蒙。两声板响,笛声起了,一位身材高挑扮相俊美的小生缓步走上舞台。    

“月明云淡露华浓,

   欹枕愁听四壁蛩。

   伤秋宋玉赋西风,

   落叶惊残梦。”

“唉这个好像蛮帅的,比第一出那个唱半天的男的好看点。”孙翔评价。

“嗯。”杜明附议,不过他总觉得这个演员看起来有点眼熟,不过戏装化成这个样子,也很难仔细地辨认出什么来。二楼离舞台更是老远。不过这个演员看起来确实很出众啊,高挑挺拔眉眼俊秀,不知道卸了妆和队长比谁帅。怎么他没有继续学业呢。

“小生对此溶溶夜月,悄悄闲庭,背井离乡,孤衾独枕,好生烦闷。不免到白云楼下闲步一回,多少是好。”清晰又掺杂着感伤的念白让人有些入戏,那演员缓缓地拖长了声调,唱出了最后一句唱词。

“闲步芳尘数落红。”温润的嗓音,确实没有第一折的演员清澈动听,在这个场合下却带起了人的情绪。

然后是鞠躬、道谢、下场,参加特别场的演员很多,不可能给人完整唱一出戏的机会,也许这就是他最后一次站上舞台了。

接着又陆续上场了几位,今天的昆曲专场就在这样一片温馨感伤的气氛下结束了。

“唉小伙子,你给阿姨留个电话呀。”正想再从退场人群里找找队长的孙翔顿时炸毛,差点没直接把杜明扛在肩上飞也似地逃出了剧场。

 

不过偶尔看看戏也不错,本来觉得自己绝对接受不了高雅艺术的轮回二人组这么想。这么想了大概三四个小时。

“我!次!奥!”当晚,轮回俱乐部宿舍区里几乎同时从不同的窗口发出了这样两句震撼人心的吼叫。

洗澡前的二人从口袋里掏出这皱巴巴的戏票想顺便看一眼时,都差点被角落里不起眼的那行小字闪瞎了双眼:“特别场:《玉簪记 琴挑 懒画眉》表演者:周泽楷”。

 

 

-------------------------------------------我是解释原因的分割线----------------------------------------------

想当年,小学六年级的小周同学,还是一个爱说爱笑的阳光小帅哥,眼神灵动,运动万能,唱歌好听。那一年S市戏曲学校正好去他们学校招收演员。学校里的国宝级艺术家蔡老师从茫茫人海中一眼就相中了小周。

“这就是我理想中的小生演员啊!”蔡老师激动地直接堵在教室门口向小周卖起了安利!

  小周同学懵懵懂懂觉得上台唱戏非常酷直接就答应了,可是父母还是更希望孩子走更平坦的求学之路啊,蔡老师求老师、劝父母,和团里的几位老师软磨硬泡了半个月终于把小周连哄带骗地骗去参加招生考,小周果不其然地拿了第一。临到要入学父母又反悔了,万一自家儿子成不了材咋办啊!

“你家儿子,靠脸就能撑起一半表演了,除非他不长高,到时昆曲的路走不通我们直接送他去戏校表演专业,当纯偶像也绝对会红!”

“成!交给你了老师!”

小周就这样被正式拐进了戏曲学校。

前两年的基础训练,扳腰开胯拉韧带,姑娘小伙们都喊苦喊累疼得眼泪汪汪,小周同学却是乐在其中,整个剧团就属他底子最好。

而嗓音更是他与生俱来的天赋,他喜欢那些或深情婉转或慷慨激昂的唱词,他是剧团老师的骄傲,是未来的台柱,也许还会比他们这些老艺术家更出名更有成就。

可两年后,一切都变了。

漫长的变声期,开不了的嗓子,本来已掌握好的唱段变得沙哑粗粝,力不从心。

老师们还是宝贝他,和声细语地安慰,“小周啊变声期过一段时间就会过去的。”

“小周啊我们唱不好小生可以转老生的呀覅担心的。”可昆剧这个行当老生戏不多,太过俊美的长相也不适合演老生。老师叹息着不忍说出下句。

蔡老师为这个一直担心地吃不下饭,小周这么好的资质怎么就这么可惜啊。实在不行过两年还是就让小周改行当影视演员吧,毕竟这个挣的钱多。可还是心疼啊,不知道如何开口。

而小周同学则还是倔强地练习着,同班的同学一个个度过了变声期,而他还是没有。爱说爱笑的小周除去昆曲的练习越来越不敢说话,越来越不敢面对自己的声音,长篇大论压缩成了简简单单的一个“嗯”,老师同学看在眼里也只有沉默。

除此之外小周同学还多了一个爱好,打荣耀,虚拟世界中他挥动着双枪,凭着将戏校精准的身段指法的训练积累下的良好功底运用于操作,他渐渐在网游里闯出了名堂。

不愿逃课,就每天半夜偷偷翻墙出学校打荣耀,变声期的烦恼渐渐被忘却了,明天怎么办呢,还是先不去想吧。自己是热爱唱戏的,而且只想唱小生啊,小周有些抗拒去想那个可能会改行当甚至改变职业的将来,操作一日日地变得更强。

“他将来一定会成为职业选手的!”半年后轮回公会的会长拉着经理求到了蔡老师的跟前。

“打游戏怎么会是职业啊……”蔡老师十分不解,这两个圈子实在是风马牛不相及啊。

“我跟他们去。”如果在昆曲这条路上不能走更远,那就干脆选择一条完全不同的路吧。这次的选择完全是周泽楷自己决定的。

“小周……如果想回来,还是可以的。”对于这个本该是昆曲未来的孩子,临别前的蔡老师还是一阵心酸。

“我会,好好打。”

训练营崭露头角被提拔、出道、封神、夺冠。

玩家们认识了荣耀枪王周泽楷,却几乎没有人知道曾经的昆曲天才周泽楷。

变声期早已过去,周泽楷却还是保持着寡言少语的习惯,那曾经清越动听的好嗓子已经是平平常常,好在,还不坏。

每周三他还是会回戏校练一练,即使早已够不到昔日同学的专业水准,也还是温润的好声音。如今昔日同学也马上要毕业出道了,老师同学商量着就准备起了毕业演出,特别增加了给他们这些昔日离去的同学的舞台。

最后一次上场了啊,毕竟现在自己最热爱的,已经是荣耀了啊。唱完一段经典小生戏《懒画眉》,小周同学感慨万千。

 

不不不,多年以后他的退役仪式上,又开了个人演出专场《牡丹亭》选段,震惊了媒体。

主演:柳梦梅:周泽楷

     杜丽娘:孙翔

     春香  :杜明

     杜宝  :江波涛

     杜母  : 吕泊远

     花神  :方明华

     石姑姑:吴启

至于轮回这群人怎么会也上台,小周在采访中的回答是

 

 

江波涛的翻译是

 

     

     

评论(64)
热度(83)
  1. 皎皎空中孤月轮云山青冈 转载了此文字
2014-12-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