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山青冈

同队同期同职业都不算拉郎
王粉,药庙,混乱邪恶,头像是英杰不是老王
本质是同人女,腐向只是守备范围的子集

© 云山青冈

Powered by LOFTER

[秦/白]少年时01

还是没有做到一发完结。。。先发三千字

背景五赛季初

我是游戏场面描写废

    九月的Q市渐渐褪去了暑气,蝉鸣声也消减在了依旧繁茂的悬铃木枝叶间。海大校园里人头攒动,几乎所有的新生都挤在学生活动中心前的空地上,这里临时支起了无数的社团招新摊位。为了使自己的社团看起来与众不同,学长姐们变着花样地使着招数,满满地挂起了海报横幅易拉宝,摊位上摆满了礼物和纪念品,临近的几个业务范围重叠的社团几乎是直接开始拉人干仗了。

 

在这群魔乱舞人声鼎沸的场景里,各种风格不同的外放音乐混着吆喝声让人难以分辨,而靠近外侧草坪的一角,一块明显是手写的社团介绍牌歪歪扭扭地在遮阳棚下边晃荡着,“OUC电竞社”,显出了一副我这么吊没有美工你们也跪着要来的气质。摊位周围呈辐射状地围着一圈人。

 

“白哥!白哥!炮神!炮神!”兴奋又夹杂着自豪的声音乱糟糟地响起,一群少年挨挨挤挤地抢着前排。摊位后那刚落座辐射中心的正主儿看起来也不过十八九岁,脸上尚存着几颗未褪的痘,身材也并不显高大,一脸的朝气和少年人独有的神采却让人没来由觉得他就应该是人群的中心。好像还没习惯这么大阵势的欢呼,那少年暗暗捅了捅同坐在摊位旁边的另一个男生。

 

“骗我来做广告呢,现在忙也帮上了,我可准备溜了啊,社团可就交给你了啊。”

 

那男生白了他一眼,“炮神啊,你可不能入了职业队就把烂摊子留给老部下自己见死不救啊,不靠你我们怎么招人啊,你给他们讲两句不然不放你走,苟富贵……”

 

“行了行了,”那少年站起身来,朝着人群点了点头,又朝着旁边的哥们晃了晃脑袋,在收获了一记直拳后才笑着开口,“欢迎广大电竞爱好者来我们社团,我是去年的社长白言飞,刚办理了休学在我们市霸图俱乐部打职业联赛,也不知道将来能不能毕业。我旁边这位是我们社团的新社长,弹药大学霸,欢迎大家报名我们社团,当然在游戏之余可要好好学习啊,不然社团联大概会把我们给灭了……” 

 

“得了吧,你就是我们的坏榜样。”听他越说越离谱,一旁的新社长赶紧又送出一拳再死死把人按回了座位上,“好好坐着,点头微笑老实当吉祥物。”于是周围的人群在白炮神的点头微笑中又一次沸腾起来,争先恐后地填起了报名资料。

 

白言飞,去年刚成立的海大OUC电竞社的创始人之一兼前社长。从中学时代起就在玩家群中小有名气,以暴力精准的地图炮元素师得到了“路人炮神”的称呼,大学来到Q市后自己拉起一支队伍夺得了华东区大学生荣耀挑战赛的冠军,也因此被同在Q市的霸图战队看中挑走,在这刚刚开始的第五赛季正式出道,除了系主任和爹妈感觉到这孩子无药可救由着他去,荣耀圈普遍都很看好这位极有特点和人气基础的元素法师。有了他坐镇电竞社的摊位,在荣耀玩家基数本来就不小尤其是霸图粉占多数的海大校园里掀起了不小的波澜,整个摊儿一直忙得不停。

 

秦牧云路过招新场地时已经到了傍晚时分,白言飞早就离开了现场回队里去了,摊位前只剩几个干事手忙脚乱地招呼着依旧挨挨挤挤的人群。

 

在人生的前十七年,秦牧云一直没让家人操过心,按部就班地读书考试,高考时更是超常发挥进了Q市海大,GIS专业,一个一听就让人觉得高端大气上档次的学科,虽然系上总是自嘲他们是做地图的。

 

结果那年暑假从未玩过网游的小秦同学因为闲来无事上手玩起了荣耀,竞技场高到吓人的胜率让秦牧云有些惊愕于自己似乎有点过高的游戏水平,并且越发欲罢不能。一晃两个多月过去,重度沉迷荣耀的小秦同志什么都没准备好就不情不愿地踏入了大学校园。

 

每天上课作业打荣耀,秦牧云对其他活动都兴趣缺缺,这天要不是做完实验被同寝的哥们儿死死地拽过去,那么接下来的故事大概也就不会发生了。一路走来,小秦同学高帅表情冷,被话剧社模特队以及戏曲社的学姐们塞了一手的传单,个个卯着劲儿卖着安利,想把他拖入己方阵营。而小秦同学一心想着赶紧回寝室打荣耀一路魂不守舍,舍友对他岿然不动的样子都是一脸怒其不争,哀叹着荣耀狗注孤生这句话真是无比正确。正当几人晃悠了一圈准备弃疗撤退时,电竞社那歪歪扭扭的招牌顿时让意兴阑珊的小秦瞬间被激活。

 

“请问,你们电竞社有荣耀项目吗?”这是来到招新场地后秦牧云说的第一句话。

“荣耀可是我们的主打项目,没几张表格啦,要填自己拿,填完我们就收摊。”正忙得不行的小姑娘头也不抬,“什么职业的?”

“主号是神枪。”

“神枪啊不错啊,这赛季出道的轮回的那个谁也是神枪,那脸简直……”姑娘边说着边抬起头,“妈呀这个也……”心脏立即扑腾扑腾了起来,低头赶紧瞟了眼姓名栏。

 

目睹了这一切的室友们互相交换了沉重的眼神。

 

还纳闷着怎么没接到考核通知的秦牧云稀里糊涂就被通知已经被正式录取。社团的第一次见面会在校外的网吧,大厅里一人一台机子,新老社员们随机分配打竞技场。开打前社长绘声绘色地讲述了半小时去年和白言飞拉扯起电竞社的创业征战史。

 

“去年我和白言飞带着一群兄弟,在华东大学生联赛战得那是一个所向披靡。别看那小地图炮现在去了霸图啊,那时候还不是和我的弹药打配合……这小子就是期末挂了三科才干脆打职业去了,我就是成绩太好才没去不然怎么轮得上他……”

 

白言飞吗,呆呆地看着屏幕上的荣耀界面出神。接触荣耀并不久的他也只是知道几个战队的名字和几位神级的选手,接下来就是这位入会后还没见过的前任社长了。上一周在霸图主场第一次出场单人赛获胜后,荣耀圈对这位新人的评价似乎很高,很看好他的职业和特点能够在接下来几年内融入卫冕冠军的团队体系之中。但休学出来打职业,也是很需要决断和舍弃的吧。如果是自己呢,自己会这么果断地作出决定吗?经过这么多年的学习考上的大学和父母的期待,让自己实在无法将未来都寄托在这个看起来并不稳固的职业之上吧。

 

“嘿小哥,第一次当面打竞技场吧。看你这账号卡还是新区的呢。”第一轮的对手恰巧坐在秦牧云旁边,上下打量了他两下,新手菜鸟,看来不足挂齿。

“嗯,刚打两个多月。”听说今年社团里玩家水平都不错,秦牧云也是诚惶诚恐。

“打吧,哥可不会让你的啊!”那哥们儿一边说着一边载入了游戏,结果上来就被秦牧云放狙打掉了一半血。“妈个鸡你小子扮猪吃老虎啊!”结果接下来几个回合连闪避都没做完就立马扑街了,这哥们此时是一脸尴尬小秦同学也是满面斯巴达。“算了算了,今天我手气差。”那哥们儿也就悲愤了一分钟就用这个理由说服了自己。

连过几轮,对手都没搞清是怎么被这看起来挺菜的小子给弄死的,看着他如此真诚低调的样儿也无处撒火,只好把输那么快归结于自己运气不好。

结果战到人数寥寥无几时秦牧云终于撞上了社长本尊,彼时张佳乐的百花式打法风头正盛,弹药职业不管是哪个队的粉丝都多少有些模仿他的打法。在对方的绚烂光影下,神枪显得有些难以招架。

“少年啊,打得不错但还是有点嫩啊。”社长见对面看起来似乎支撑不住了,刚随手敲下几个字准备安慰呢,秦牧云瞬时抓住机会在对方视线盲点架起了枪口放出了大招。一来一回之后,两人的血线交替下降,场面上也是各不相让。两台机子旁各聚拢了一群观战者,哎哟卧槽声此起彼伏。在二人血线都快见底时,秦牧云冷枪一甩,转瞬间,对方扑街。

正当荣耀二字出现在屏幕上,社长的手机适时就震动了起来。“卧了个大槽!你小子在旁边看热闹也不吱一声!”不远处机子旁社长抄起手机就是一顿吼,“行了行了你赌赢了,你行你上啊BB啥!我就是一不留神手一滑好么!”说着又顶着一张黑脸冲到惊恐又茫然的小秦同学面前,“房间号2473,密码同房间号,白哥要找你PK。”

 

和职业选手白言飞PK,秦牧云握着鼠标的手不由自主地微微发颤。紧张,但更掩饰不住的是期待,自己和职业选手的水准究竟相差几何,这个问题在今天之前他从来都不敢想,现在这念头刚一浮起,手心就起了一层薄汗。刚才战斗的记忆已经模糊不清,周围的嘈杂似乎沉寂了下来,只听得到自己规律的心跳。

TBC

评论(3)
热度(39)
2015-02-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