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山青冈

同队同期同职业都不算拉郎
王粉,药庙,混乱邪恶,头像是英杰不是老王
本质是同人女,腐向只是守备范围的子集

© 云山青冈

Powered by LOFTER

[黄别]北看台惊魂夜

给 @一寸宽的过 的点文

足球梗,然而并没有撕逼。

短,明天再改。

1.  “别哥儿平时都爱做啥啊,在线等,急。”

   “是黄少啊,怎么?夏休期太无聊想来B市找我们小别玩?别啊他夏天不是训练就是在他爷爷店里帮忙片烤鸭呢。不如去隔壁我们大T市呗,我请你吃最正宗的煎饼果子。”许斌慢条斯理地回复道。

    黄少天对刘小别的超出友情范围的兴趣和刘小别对超越剑圣的巨大执念,是联盟中大家都心知肚明的两件事。竞技场上刘小别抓着所有的机会主动约他锲而不舍,场下难得的几次见面却都是冷冷淡淡礼貌疏离,还一直带着若有若无的敌意。当黄少天意识到自己对这个“很有趣”的后辈产生了一点异样情愫时,就已经深陷其中了。

许斌也就是逗逗他,黄少天果然又急吼吼地回复道:“喂你别装傻,你又不是不知道我来干嘛。给点有用信息啊好斌哥儿!”

    “他啊,平日里还去现场看个中超啥的,夏休期在主场他……”

    “好的get!多谢斌哥指点!回见!”黄少天全然不顾对面“正在输入”的提示直接关掉了窗口。看个球嘛,他当然懂的。天河体育中心离俱乐部不远,不怎么懂球的黄少天也在比赛日和身着红衣高唱队歌的恒O球迷打过不少照面。

 

2.   找个周末去B市看个球,然后装作不经意地在现场给刘小别发个短信,然后俩人那么一相认,别哥儿脸皮那么薄,肯定完全拒绝不了接下来出了球场的蹭吃蹭喝蹭玩蹭睡(X)。

一分钟计划通,黄少就是这样酷炫的男子。

    特地去网上搜索了一下中超联赛的赛程,一星期后恰好是O安主场迎战恒O。机不可失,黄少天自然不会错过。火速订下了机票后,他才发现官网上这场焦点战的球票早已售罄。也只能等当天去现场售票处碰运气了,工体外的黄牛叔叔估计也不会少。

    刘小别是一定要追的,不过作为大吃货省人自家球队还是一定要支持的。黄少天花了一天时间看熟了恒O的几位主力的名字用于强行装X,又急吼吼地上街买了全套恒O队服。心急火燎地捱到了出发那天,一达到目的地就奔赴体育场急吼吼地买票。

    

    “小伙子,客队看台的票我们主场不卖,您没找恒O球迷会买票么?”售票处大妈扶了扶眼镜架,看着身着客队球衣的黄少天,那眼神就像是在打量一只飞翔在塔克拉玛干上空的尼斯湖水怪。

     球迷会……好像是有那么样的组织,黄少天还真没仔细打听过。

    “那我现在要进场看球怎么办啊?”

    “您要是非要进场看我也不能不卖你票,不过这里只有主队看台票,您可得低调点。”

    “那我买!”黄少天想着低调些混进去也没多大事儿,全然没有注意到大妈递票时纠结而自责的表情。

    

3.  B市的夏夜并不十分闷热,工人体育场内灯火通明,盖不住的喧嚣一浪高过一浪。刘小别扶着场外路灯杆子喘着气,灯光投射下额角渗着几点细密的汗珠清晰可见,新理的毛寸湿哒哒地自发聚成了几小撮,显得略有些狼狈。然而最狼狈的还是紧紧挂在他胳膊上的那个大型挂饰,不知为何出现在此地的黄少天。

“这是怎么回事?”少年冷冷地把胳膊上的人拽了下来,“前辈,请稍微解释一下你为什么会穿着恒O的球衣出现在O安主场看台上。

黄少天的情况看起来显然还要更加糟糕,本来用于遮掩身份的口罩被扯下了一半,晃悠悠地挂在右耳上,脸颊另一侧还留着口罩带子勒出的红痕。身上的红色球衣下摆蹭了好几道灰印子,脸上的惊魂未定一直冻结着,刚被扒拉下的爪子又紧紧攀上了刘小别的肩膀。“我就……想来看看你。”

刘小别只好认命地由着这人挂在自己身上,一边回头扯下他的另外半边口罩没好气地说:“能在工体干出这事并活下来的,你是头一个……”

“足球圈太险恶了,还是我们荣耀联赛的观众和蔼可亲。”黄少天显然是避重就轻。

 

就在十分钟前,正蹲在散客区悠哉看球的刘小别的手机猝不及防地振动了起来,刚一接通,电话那头黄少天撕心裂肺的“刘小别救我!”能盖过半场的“裁判SB!”

“怎么了?”

“我在23号看台下!我这边情况有点不好!”

刘小别花了十秒钟时间明白了黄少天正和他出现在同一球场上的事实,又花了五秒钟意识到黄少天作为今天客队所在地来的观众在主场看台可能遇到的危险,本着不能见死不救的精神熟门熟路地向着黄少天所指的看台飞奔而去。

黄少天身上客队的红色球衣在一片绿海中显眼得就像蛋包饭上的那抹番茄酱,尽管墨镜口罩和棒球帽暂时保证了其荣耀剑圣的身份不被泄露,不过一个客队球迷出现在主看台就是一个纯天然超级MT,周边无数道眼刀已在他身侧钉了一圈。黄少天感觉到自己现在只要动弹一下,前后左右的老爷们立刻就会围上来招呼,若是对方还是微草O安双料,今天自己恐怕就真的要交代在这儿了。

“你是不是傻!”刘小别对着这诡异的场面膝盖一软。黄少天在这里穿成这样也能活过开场的前十分钟,看来这几年主场观众的素质还真是提高了不少。

“别哥儿!”黄少天闻言如临大赦,却也不敢喊得太大声,只哀怨地转过头看向站过道口像看傻逼一样看着他的刘小别,“快来救我!”

此时客队正好抓住机会打起了一个防守反击,带着球奔袭半场,直引得全场嘘声一片。几名前场队员倒脚几个配合骗过前方防线,小禁区外射门直挂死角。看台上又是一波骚动,黄少天身上的仇恨持续溢出,刘小别瞟了一眼场上局势又甩了黄少天一个大大的白眼,三两步冲上前拽起了黄少天的胳膊就往场外跑。

“哥们你做啥,我们留着这家伙等着一会儿收拾呢。”身后几个老爷们嚷嚷道。

“我看不下去了!现在就去收拾他!”刘小别拽着黄少天的劲道紧了紧,仿佛真的要收拾他似的,挂在他身上的黄少天立马僵了一下,两人在整个看台球迷们崇敬的目光中消失不见。

“瞧瞧,还是年轻人火气盛,说收拾就收拾一点儿也不拖泥带水。”

“穿成这样敢来北看台,这怕也是联赛开始到现在头一个了。”

“恒O那帮猴崽子什么时候这么嚣张了?”

“八成伪球迷吧,连这么点规矩也不懂。”

 

4   两人全程连跑带躲不带降速,终于逃出了场外。

黄少天在刘小别的再三盘问下也没解释清楚自己为什么会在错误的时间出现在这么个错误的地点。

 

“什么时候到的?”

“下午。”

“行李呢?”

“就背包里。”

“住哪儿?”

“没订……”

“我一点都不想管你。”刘小别闻言再甩手。

“我也没吃晚饭。”黄少天锲而不舍。

“你先去换衣服,我们全家都是O安球迷,保不齐就揍你。”

“见家长的节奏?”

“好好说话!”

我是真的想,黄少天心里想。

“小别你一直爱看球?”

“家里都看,小时候还去专业队试训过,被刷了。”

“你们这儿的球迷真是可怕。”

“以前工体的京骂还要厉害呢,这些年收敛了许多,要不然你打进场大概就被摁地上了。”

黄少天揉揉胳膊,决定还是专心当好他的荣耀剑圣,毕竟一不小心,自己这名头说不定就会被眼前这小子抢了去。

 

5.  黄少天之前真不知道刘小别家是开烤鸭店的,不然他早就死皮赖脸地跑B市来多蹭几顿饭吃了。G市的烧鸭虽好,也一样想尝尝北方的不同风味。

   “我爷爷今天见着你来高兴,给你挑了只品相最好的鸭子。”刘小别抄起一盘新片好的鸭肉搁到黄少天桌前,后者正奋力扒着热腾腾的米饭。

   “别吃那么快啊,暴殄天物。”

   “我饿……”嘴里含混不清,下筷子的速度倒是不含糊,即使根本没有和他人抢。

   “好吃,小别,谢谢你爷爷。”

   “吃完了我带你出去找住的地方。”

   “你不让我留宿啊!”

   “不让,家里没多的屋!”

   “都是大男人和你挤挤呗。”

   “不行!”黄少天的那点花花肠子,刘小别不是不知道。比如现在他就已经开始后悔把这个大型麻烦精拉出体育场,又鬼使神差地把他带到了自己家开的店里。

   “那你陪我出去住!”

   “我自己有家不住做什么!”

   “小别啊,哪有让朋友一个人出去住的道理。你那床那么大两人睡又不挤。”刘小别他爷爷不知何时出现在了外厅,又端上了一大盆酒酿圆子汤。

    亲爷爷,您可真是我亲爷爷啊!刘小别内心发出了撕天的怒吼。

    亲爷爷,您就是我的亲爷爷!黄少天内心是撕天的欢呼。

 

6.  爷爷的命令在刘小别家是不可抗力,刘小别权衡了下和黄少天出去住和带黄少天回家的危险系数,觉得还是在家里安全一点。

回到家电视里恰好在回放那场只在场内看了十分钟的联赛集锦,最终两队和谐地打了个一比一,然而黄少天在主队席那万绿从中一点红的英勇姿态,在三分钟的集锦中足足占了十三秒特写。

    对着镜头里黄少天的傻样儿,刘小别绷了一晚上的笑点终于开了闸。

    没看过球不知道规矩又不是我的错,黄少天想。

然而等两人进了刘小别房间,刘小别就笑不出来了。

大幅的夜雨声烦海报贴在了床头最显眼处,边角已经微微翘起,翻出了泛黄的背面。那一身装备还是四赛季时的造型。

当时横空出世的那个冷血剑客,是当时几乎所有玩剑客的男孩儿的憧憬和梦想。

这张一直没撕的海报的意义也从起初对偶像的崇拜,成为了每天都思考着如何超越的目标。

“哟。”黄少天带着笑哟了一声,内心却泛起了惊喜与不知从何而起的紧张,“我这儿还有这赛季最新的海报嘛,想要就给我说一声呗。”

刘小别突然觉得旁边这个人没在那个看台被狠揍一顿真的很是可惜。

评论(15)
热度(140)
2015-06-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