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山青冈

同队同期同职业都不算拉郎
王粉,药庙,混乱邪恶,头像是英杰不是老王
本质是同人女,腐向只是守备范围的子集

© 云山青冈

Powered by LOFTER

[秦/白]少年时08

01    02    03    04    05    06    07

暗黑血之毁伤是枪系职业中爆率极低的顶尖橙武,只在70级百人副本中有可能掉落,即使在能力顶尖的大型公会,能够有资格拥有这把橙武的玩家也定是其中精英中的精英。即使是一掷千金的人民币玩家,要想求得这把武器也必须要看恰巧有没有人愿意卖,通常情况下都是有价无市。

秦牧云迟疑着还是没有按下同意按钮,先去了条消息。

“太贵重了,我没法收。”秦牧云玩游戏从未大量地投过钱,装备也多是靠着实力一路打本刷怪装备上的,全身上下只有两件65级的橙装,而这把去年才出的70级橙武的市场价格显然超出了一个普通大学生的想象范围,本能让他选择了在第一时间拒绝。

“是蒋游会长让我把这个带给你的。”白言飞颇为无奈地向这个原则性过强的小学弟解释道,“公会里的神枪手本来就少,会长把这个给你是希望你多帮他们打打团抢抢怪,你们不都是分公会里的吗,直接换到霸气雄图的总会来吧。”

白言飞的解释倒确实是很有道理,暗黑血之毁伤对神枪手玩家的诱惑力也实在是高,既然对方确实也向自己提出了要求,那也算不上是受之不恭敬,秦牧云终于拥有了自己游戏生涯的第一把满级橙武。

“打两把试试?”两人许久没有对战,白言飞显得比对方还要急切。

小秦同学自然也是爽快答应,建好房间后两人开门见山,你来我往地对战了起来。

暗黑血之毁伤的输出确实要比原来那把武器要高上许多,秦牧云在射程和伤害上尽力调整了判断,也并没有一下子适应,一连输了五场之后才勉强扳回一城,结果又被白言飞毫不客气地又虐了三盘。必须说职业战队的长期训练确实能够使得一个人的技术不断地精进,白言飞的技战术水平和去年刚进战队那会儿比起来已经是不可同日而语了。

“我新练的连招,正式比赛还没用过呢。”白言飞显然颇为得意。

敢情白言飞学长亲自送武器来是找自己练手用的呀,自己是有多纯情才以为对方是真心实意地让自己试枪玩儿。小秦同学悲愤之余只能以自己的实力有这个价值来自我安慰。

“这周末要是我首发,这一招就要正式问世了。”白言飞在又一次把对面的神枪轰倒在地后欣然邀约。

“行呀,我还来现场看。”

“你说起个啥名字好?比龙抬头剑影步什么的听着更厉害点的那种。”

秦牧云对刚刚被虐之仇仍不能释怀,悠悠敲出三个自带音效的字:白,一,炮。

白言飞无言以对。

不过白言飞这新招的亮相还是有点凄凉,本周常规赛霸图主场对阵烟雨,而他在个人赛里不幸对上了对方的王牌,已经连续两年入选全明星的楚云秀。客观存在的实力差在同职业对上后一不小心可能会变成场面上的碾压。罗塔这新招在风城烟雨大爷面前并没有发挥太大作用,最终扑街。

“你说就楚云秀这么个猛人!顺风局时元素都能打得像个狂剑似的,还是开了狂暴的那种,一个人场上场下怎么能这么不一样呢。”白言飞复盘过后悲愤难平,只得化悲愤为竞技场怒打秦牧云。

此后白言飞又重新恢复了去年三天两天找秦牧云PK的劲头,两人很默契地并没有再提去霸图试训的事儿,特别悲伤的一个副作用就是,小秦同学本来可以在神之领域横着走的竞技场胜率,就这样不可避免地滑了下去。

除此之外,收下人家橙武的秦牧云就这样入了霸气雄图公会的本部,直接空降成了公会的核心精英。不过毕竟是无法随时待命的学生党,秦牧云婉拒了战队方开出的工资,只把同精英团与训练营成员一同打本的机会当作磨练自己技战术的机会。

而经常和秦牧云出现在同一阵容中的,还有本赛季出道以来上场机会寥寥的拳法家新人贾世明。在赛季开始前各路媒体曾经对他的荣耀之路作出了各种不同的预测,有人认为这个传说中的接班人只是个并不起眼的备胎,在韩文清状态并没有下滑的情况下前途晦暗;也有人觉得一期老将到现在陆陆续续都退得差不多了,贾世明在一两年内或许就能取而代之成为战队核心也未可知。而从目前来看,这位新人的处女赛季甚至还不如去年的白言飞来得亮眼。但秦牧云还是羡慕他的,全国的荣耀玩家数不甚数,而真正能踏上职业荣耀赛场的人寥寥无几,从这方面来讲,他无疑已经是一个成功者了。作为同龄人,秦牧云有时也想和他说说话聊点什么,却也一直苦于找不到话题。

贾世明在刷本的时候很沉默,基本就是蒋游如何指挥他就怎样照做,打到材料就直接交公会,似乎也没有多自己没有上场机会表示过任何怨念。其实单纯从实力来看,贾世明在联盟的拳法家中绝对算不上弱,如果他从中游战队出道,可能现在已经进了主力阵容,奈何这里是霸图。以拳法家为核心的霸图,如果想要成功上位只有两条路,要么变强,要么等着。

白言飞拉着秦牧云再去吃辣炒蛤蜊时,主动和他提起了贾世明这人。

“他啊,是霸图和韩队的狂热粉丝,在训练营待了一年半了吧,这赛季训练营提拔正选比赛的时候赢了我两局呢。”

“那为什么……”

“战队不会无缘无故地提拔人,但是入了一线队之后能有怎样的成绩是战队无法保证的。本来战队那边从长远安排上看还没到培养接班人的时候,也问过他要不要换个格斗系的其他职业,气功师什么的都行。大概他心态,也还没调整过来吧。”

“我只是觉得他也挺厉害的。”

“是吧,所以进职业圈这种事,看机缘也看个人选择。怎么样,要不要转职弹药,霸图缺弹药呢。”

“……”

还没等秦牧云回复,白言飞赶紧把话题圆了回去,“我开玩笑的,你还是好好读书更有前途。”

不过还确实有那么一秒的动心。

第六赛季的常规赛格局在上一赛季微草夺冠后有了微妙的变化,传统豪门嘉世和霸图在积分榜上始终被微草、百花、蓝雨这几支队伍压制着,和烟雨、呼啸、虚空几个队伍相比也并没有太大的优势,排位起起伏伏,老对手在此时带上了那么一点儿难兄难弟的意味。新旧交替的趋势看起来似乎不可避免。

对于荣耀粉而言,有比赛的日子都是按周来计算的,一天天流淌得飞快。在这一年里,秦牧云率队成功再次登顶大学生联赛,海大电竞社三冠基业铸成。霸图最终还是没能闯进决赛,赛季成绩依旧是不温不火的四强。唯一的安慰是老对手嘉世成绩更糟,直接止步季后赛首轮。

霸图方面最终还是将这赛季并没有突出表现的贾世明送到了提出报价的皇风战队,秦牧云最终也没能和他说上话。

他明白转会和交换是联盟里最寻常不过的事情,却未免还是感受到了一点儿惆怅。

毕竟他明明是那么喜欢霸图啊。

进入大三之后,学业不可避免地变得异常忙碌,秦牧云经常在实验室一熬就是整个通宵,战队训练的事情基本被托付给了后辈。毕竟打游戏这件事情,即使获得了再多荣耀,在多数人看来都还属于不务正业的范畴。小秦同学的导师就抱着拯救网瘾少年的信念拖着他参了个课题。

GIS在本质上是个码农专业,小秦同学一头埋进了数据模型开发的繁琐工作之中。在埋头一个月上导师那儿汇报中期进度之后,小秦同学才后知后觉地发现,这不就是荣耀地图模型的数据开发么。

-----------------------------------------------------------

之前和朋友港,我写的东西像联赛新闻评论……

我觉得这毛病确实暂时改不掉

评论(9)
热度(28)
2015-08-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