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山青冈

同队同期同职业都不算拉郎
王粉,药庙,混乱邪恶,头像是英杰不是老王
本质是同人女,腐向只是守备范围的子集

© 云山青冈

Powered by LOFTER

[黄于]空听风吹雨

可以当友情向的黄于cp向

背景十赛季夏

拖了很久的点文(跪着说


这一年夏天的雨水来得异常迅猛,明明已经出了梅,雨水依旧整日从晦暗阴沉的雨层云中倾泻而下,一视同仁地覆盖着广州城的古老街区和繁华闹市。于锋就在这淅沥不止的雨声中,回到了这座他生活过很多年的城市。

于锋其实是北方人,小学时就随父母来到了这里,努力地习惯和融入,是横亘在他整个青少年时期的主题。习惯了早茶,听上了粤剧,学会了一口算不上生疏的粤语,在一家热爱的电竞战队度过了几年青春,更差一点点,对他曾经一直注视着的那个人,产生了比习惯更要深刻许多的情感。

在天河区于锋有一套小公寓,是六赛季夺冠后刚拿到奖金就置下的,为了回家方便,那公寓近得和蓝雨俱乐部只隔了一个街口。当时他也并没有想到,两年之后他就会主动提出离开。

所以当于锋一手拖着拉杆箱,一手关上的士后备箱门的时候,正好遇到从对面街口走来的黄少天也并非是一个巧合。

赛季已经结束,黄少天却显然每天都还留在战队里训练,身上穿着的还是去年的训练队服,下身干脆就套了条运动短裤,再配上人字拖和大黑伞,这形象要是被赞助商看见估计都要起撤了代言的心了。黄少天远远地就看见对面的人,挺兴奋地就朝着他挥手。于锋倒也不是觉得尴尬,只是在“如何自然地向黄少问好”这个问题上纠结了一小下。毕竟他转会后的两年里,黄少天都没有主动联系过他,比赛场上两人频道里的对话似乎都要比两年来二人当面说的话要多。

“好巧,你回来了啊!这次回来准备长住吗?”黄少天穿过路口走到他身前,自带热场效果的招呼让于锋在脑内刚演练好的问好起手式直接作废。

“大概住两个月吧,到八月底再回去。”于锋还没把话说完,黄少天就又自然而然地接过了他手头的行李箱。

“整房间肯定要人帮你了,一起呗,你请我吃个饭就行。”

连行李都提上了请吃饭都说好了那自然就无法拒绝,于锋从出道以来就对黄少天的这一套无法招架,干脆就识趣地跟在他身后。

 雨势陡然间增强了不少,见于锋都没打伞,黄少天便直接停下来等他走上前,又把伞朝着他偏过了几分。这挺正常的一动作却愣是让于锋心里沉淀了挺久的那些乱七八糟的矾花不安分地扰动了起来。

他甚至能回忆起两年前他们上一次并肩走在这个街口时的情景。

那是在他转会官宣前几天,两个俱乐部的上层大致已经谈妥,只剩一些转会条款和细节还在沟通。

于锋不知道黄少天那时是否已经知晓他要转会的事,只记得对方只说赛季结束想换换脑子,非要去他家打益智小游戏,超级玛丽或者魂斗罗都行。

他也不记得那天最后到底玩了什么,只记得那天黄少天讲的话似乎比平时还要多上一倍,打累了就直接趴他家沙发上睡了,让他硬生生地找不出任何提前告知他自己要转会的时机。傍晚时分送黄少天出门时,街边一辆渣土车并没有打转向灯,就这么横冲直撞地朝两人刚踏上的斑马线驶来,于锋当时怀着心事没看路,亏得黄少天反应及时一把将他拽回了路边。

对方没有马上放手,只是手指上部的触碰,连掌心都没有碰到,却因为对方用力太紧而被握得生疼,黄少天手指传来的触感冰凉潮湿。于锋被握得有些尴尬,又觉得立即挣脱显得更加奇怪,就这么由着他握着,直到二人走到俱乐部门口才被轻轻放开。

他虽然小着黄少天两岁,与他相处时却并没有和与队长交流时那更明显的前后辈的观感。或许是因为平时里爱说爱玩的印象显得黄少天不带有圈内前辈的稳重感,或许是因为同一职业系带来的竞争意味,或许是因为从他刚出道开始,黄少天就投注在他身上的那种真诚而不造作的热情。

那三年中有那么几个时刻,由于对方在场上场下那若有若无的亲近,类似“黄少天是不是喜欢我”的念头在他脑海中会倏然浮现,又被他本有世界观中的理性归结为荒诞。或是因为训练室内两人同时留到深夜又同时按下关机键后两人的四目相对,或是由于归队途中机舱里黄少天半梦半醒间突然毫无防备靠过来的脑袋。这些短暂的惊恐只在于锋的印象中占到极少的一部分,他似乎一直在抗拒着这些念头,却又不由自主地感受到对方的亲近带给自己的莫名吸引,就像是赛场上对他剑芒夺目光华的由衷欣赏和天然不服。

而在被黄少天握着指尖的那几十步路里,三年来那些曾经闪现过的片段像烟花一般在他脑海中横冲直撞,直接冲破了思维的负载。他并不知道之前那个念头的答案具体是什么,一个新的问题连同随即而来的肯定答案就这样铺满了他的脑海。

                                                                                                                         

于锋并不清楚,那答案给他带来的是“必须要离开”的坚决,还是无法抗拒的留恋。然而无论如何,黄少天光剑的锋芒在无数场对决中都盖过了他手下重剑一剑剑斩出的血花,无论他带出了多么稳定的节奏,有过多么亮眼的输出,在那一刹那的剑光下都会黯然失色。

当时他对黄少天并没有一丝一毫的嫉妒,那种感觉顶多算作是一个耿直少年对于强者光明坦荡的不服。但如果只是因为不服才想到离开,那自己的格局就实在是太小了。他想要更大的舞台,想做新王朝的开辟者,有着出道就夺冠的光环在,他一直渴望着能有一个能成为主角的舞台。

于锋要走的消息还是在粉丝群中激起了一阵涟漪,好在对于他的转会,斥责与不满的言论虽然不少,但大部分粉丝送上的还是不舍与祝福。毕竟蓝雨和百花并不是荣耀圈里的死敌,甚至因为共同的敌人微草有了那么一点儿惺惺相惜的味道。在官宣之前于锋已经作好了心理准备,因此也安然地抵过了粉丝们的第一波言论热潮,却在与队友们告别时被黄少天的一句简短质问,一下子戳破了心头的脉门。

即使他到现在也没有一丝离开蓝雨的后悔,他也无法否认当时在听到这句话时骤然的那一丝抽痛。

偶遇黄少天的那一点点奇异感觉大致只持续了五分钟,于锋就只觉得自己恍如置身于两三年前还在蓝雨时某个休息日的普通午后。

“你接到通知没?”黄少天把于锋的手提箱由玄关提溜到客厅,心里头嘀咕起这箱子怎么那么轻。

“什么通知?”

“世邀赛啊,荣耀要打国际赛了。话说这么多年了居然才第一次开国际赛,你说游戏公司这是怎么想的。而且比赛还在苏黎世,在欧洲古城打荣耀感觉就像是在德云社唱歌剧似的,看人家打Dota2的前辈,比赛在西雅图这样的城市办才high嘛。还有还有,这次比赛居然有日本队,以前从来没听说过那边玩PC网游人很多啊,怎么也会去参加……”

“黄少……”于锋扯下沙发罩扔下背包,“你先坐下慢慢说。我没入选,老冯提前给我说了,这次六期都没去。”

“我擦不会吧,六期都没有,你这样的近战输出不带,许斌这样稳的T也不带,江波涛这么老练的魔剑也不带,那还能带谁?”

“毕竟是国家队,谁打团战谁主攻单打都要有考量吧,现下这套阵容打法也可以组很多,近战输出也不少我一个。重要的是,虽然不讲究论资排辈,但相比较而言,以后我的机会反正还多。”

世邀赛的最终名单此时还没公布,黄少天前一阵接到了联盟方面的征召意向通知后自然是迫不及待。他本来想着于锋这两年坐稳第一狂剑又是一队之长,怎么着也应该能够进国家队,一时不由得也有些尴尬。有些懊悔起自己没先打听一下,起了个这么显然比较糟糕的话题。

于锋对未入选其实并没有什么特别的情绪,世界赛的舞台才刚启了序幕,他不急着这一两年能否打出去。成为队长之后他也把考量的重心放到了百花上面,只觉得战队的战绩有底气,他才能更有底气地在国际赛上发挥,目前连续两年的八强战绩对他而言显然还没达到他的最终期待。

黄少天赶紧转移了聊天重点。在百花当队长有没有觉得很烦?吃菌子中过毒没?据说看上去挺老实的张伟挖了有两个魔道的微草的墙角,和柳非谈恋爱已经半年的事情是真的么?”

“我包里有水你拿着喝,热水壶我得先涮一涮,无线网应该还没停,我刚打开你先玩着。”于锋泡茶遁。

黄少天这时想起来他刚才出门本来是打算出去买水,招呼了一声后也并不客气地在于锋背包里翻找了起来。

“你怎么还喝东方树叶这样反人类的饮料啊!”黄少天哀嚎,他早该想起来,当初于锋可是个左手红色尖叫右手东方树叶的少年,去霸图打客场时白言飞骗大家喝白花蛇草水,这人不仅愉快地替全队都喝了,还快递了一箱回去。甲之蜜糖乙之砒霜,他搞不懂于锋的地方多了去了。

“不喝就等我把水烧开。”

“我不喝你那种瓜片!”

“只有白水,要喝别的你自己下楼买去。”

黄少天本来还想再说些什么,然而于锋家的沙发座实在是太舒服,外边富有节奏感的雨声也实在是太催眠,当于锋拎着水壶回到客厅时,黄少天已经以某种无法简述的清奇的睡姿瘫在了沙发上。

于锋也就放着他没管,回卧室继续收拾了起来。

 

黄少天醒来时雨已经停了,外边傍晚的天色反而比先前敞亮了一些,于锋坐在落地窗前低头滑动手机的身影恰巧嵌在夕阳之中,形成了一副可以用精致来形容的剪影——然而这看上去挺美的幻觉只持续了三秒。

于锋在打LoveLive。

毕竟是蓝雨训练营出来的人,就算曾被徐景熙称为蓝雨最后的良心,在百花上下的热情安利下,于锋猝不及防地掉入了LL大坑。

“鸟厨还是希厨?”黄少天冷不丁地凑近,快到三百的连击冷不防就断了下来。

“我练手速。”

“我推nico。”黄少天不依不挠。

“我真的就练练手。”于锋退出游戏界面,有点被窥视到隐藏属性的尴尬。显然并没有要迎合着黄少天把话题展开的意思,“去吃饭吧,之前那家烧腊店关了没?”

在得到烧腊店不仅没关还拓宽了店面老板家女儿去年考上了中大的若干消息后,黄少天就被于锋半强制性地拖出了家门。

 

“论吃的还是待在我省好啊。”烧腊店里宾客满盈,本来狭小的门面果然变得宽敞了不少,老板自制的冬瓜茶倒还是先前那味儿。黄少天顺手从于锋碗里抢了两片烧鸭,又还了他两片叉烧,“我看你好像瘦了点,那边食堂肯定没这里的好吧。”

“云南有汽锅鸡牛肝菌炒饵块罗非鱼小锅米线老奶洋芋玫瑰鲜花饼……”

“卖出去的于锋泼出去的水啊,知道的人以为你去了百花,不知道的还以为你去了三零一呢,云南版的报菜名说得挺好啊。”

“基础还是在这儿打的。”

之前荣耀论坛就有人提过,于锋和黄少天为什么不被普遍认为是一对搭档,在场上一个持续输出带节奏,一个一击必杀割人头,怎么看好像都挺和谐的。不过在嘴炮届,两人的地位大概要翻转一下,毕竟这方面黄少天输出满分。而在身在广东却深谙相声艺术的蓝雨俱乐部中,正直的于锋同志的捧哏功力也曾是一绝。

 总而言之,这依然是一顿气氛融洽的晚餐。故友重逢,对于两人而言其实都是惊喜。

黄少天这几天还住在队里,回去时两人全程顺路。晚上依旧不下雨,晚风里裹挟着的潮气散了些,恰是最让人感到舒适的夏日夜晚。

黄少天回俱乐部的时候于锋就站在门口送他,但拒绝了他回来看看的提议。“我们现在可是对手啦,黄少。”于锋脸上浮起了清浅的笑意,“这样私自进来不好,下次比赛时我带他们一起来拜访。”

黄少天微微颔首,刷卡进了俱乐部的大门,“那我有空再来找你。”

他曾经确实对于锋抱有那种逾越了兄弟情谊界限的深刻情感,也作出过他认为已经很明显的试探。他一度也以为,这种试探并非毫无回应。八赛季输掉决赛后,他曾隐隐有那么一点于锋可能离队的预感,但情感上认定的不可能在当时确实屏蔽掉了他的大部分理智。因此在于锋告知他们自己将要离队的消息时,他感受到的全然是猝不及防的震惊。

感同身受四个字虽然是个常用词,可真要做到绝非易事。就像黄少天在当时真的无法理解,去一支不知是否能崛起的沦落豪强当核心,会比呆在自己拿过冠军,坐稳主力,和队友相处融洽的队伍要更吸引人。就像于锋也不能完全了解,黄少天对于队伍人员齐整一个也不能少的执念。

不过这两年黄少天其实过得挺开心的,甚至可以说比于锋在的那会儿还要开心。用郑轩的话讲队伍里此后除队长之外再也没有镇得住他的人,况且小卢进队后他又多了一个可以拉着吹牛的小弟。没有于锋在的日子他没有想象过,本以为自己会消沉很长一段时间,可真的就那样过了之后却并不是那么难捱。闲着的人才会整日沉溺过去,像他们那般忙碌的电竞选手,怀念更是一种奢侈品。他对于锋怀抱的那种情感并没有变,但之前的记忆却已经模糊得像是在遥远的过去,已经想象不出他在队伍里时的情境。他生性乐观豁达,有缘必会再见,无缘也由他去吧,即使于锋在这两年来都没有与他主动联系,也并不妨碍他每日在训练室讲相声。

况且今天这不就是再见到了。

 

世邀赛的正式名单和集训通知在几天后就正式下达,蓝雨战队上下趁着集训前准备给喻文州和黄少天送行,于锋也在黄少天的花式邀请下被拉倒了聚会上。于锋在离队后和前队友们关系依旧不坏,他们偶尔有事找他带个云南特产什么的他都愿意帮忙跑个腿。见于锋也愿意来众人自然高兴非常,场面一时间十分热络。黄少天开始还想着趁着前几天和于锋碰过面赶紧和大家透透他的近况,自家队长却早就和于锋谈笑风生,还拜托他再替他们家代购某条街某家店的宣威火腿。本来就和于锋关系极好的郑轩自不必说,连小卢都热络地叫着锋哥,似乎还私下里拉着他请教重剑的用法,对比之下他反而显得和于锋是最不熟的那个。黄少天顿时不爽了,趁众人忙着和喻文州聊当国家队队长要干什么时不动声色地坐到了于锋旁边。

“我可是要走了啊。”黄少天怒掐于锋大腿。

“黄少加油,为国争光。”于锋回掐的力度也不小。

“你有和队长他们一直联系吗?今天你怎么和谁都有说有笑的。”黄少天凑近于锋的耳边轻声问,语气却是恶狠狠的,于锋只感觉旁边这人正藏着一对獠牙虎视眈眈,说错半句就要被他一口咬下去。

“没有一直,偶尔吧。”于锋坐正了身子,又往外挪了半分。

“那你为什么都没来找过我?”

“可是,黄少,你也从来没有主动联系我啊。”

“卧槽于锋你是小学生吗?非要我理你你才理我啊!你走的时候我都要气炸了你还不主动找我我岂不是非常没有面子!再说我打比赛的时候也和你说话了呀。“

“你才小学生吧你,我队里的事情很忙的好吗我没事哪有空找你闲聊!”

于锋说罢起身离了座位,整张脸绷得跟盾牌似的。黄少天想神经病吧难道你生气啦,赶紧也走出包厢。出门一看却发现,蓝雨战队曾经的稳重担当,正扶着走廊的墙壁大笑不止。“黄少你傻逼。”于锋见他出来也没止住笑,“你就是小学生!”“你才傻逼呢!”黄少天说罢也忍不住笑,。以至于两人在听到动静后出来的一干队员眼里确实显得非常傻逼。

两个小学生心照不宣地结束了你不理我我也不理你的游戏,以最高规格的小学生友情一起去厕所释放内存了。

 

“你来苏黎世看我比赛吧。”临散场时黄少天给于锋倒上了半杯苦丁,心想着喝东方树叶也比喝这个强啊。

“本来就打算来,黄少你可别给喻队拖后腿丢了国家队的面子。”

“本剑圣什么时候在比赛场上丢人过。”

“今年季后赛……”

“你还是别来了。”

然后于锋就真没去成。

虽然材料证明都很齐全,也没有任何移民倾向,但总会有小概率的时间发生。连跑了两趟领事馆后,于锋还是被莫名其妙地,拒签了。

总之百花战队的小年轻们只好拜托张伟带着,听说蓝雨那边更是连食堂阿姨和她外孙都带上了,开赛前三天就愉快地飞去先行旅游了。

黄少天临去瑞士前一晚给于锋打电话,先花了一分钟对他被拒签的事儿致以诚挚的慰问,又对这事儿进行了长达十分钟的嘲笑。

“没话说我就挂了啊。”于锋怒。

  然后黄少天就没话说被于锋挂了。

 

世邀赛期间广州城里还是十天有八天都下雨,于锋只好每天窝在家中替百花谷刷怪。在这个全体玩家都把目光聚焦在苏黎世的十几天里,于锋就这么默默地带着帮会把下个赛季研究银武用的材料刷了大半。所以当黄少天给于锋聊完夺冠的喜悦又在苏黎世古城区里和大家浪了两天回来后,春易老那边的求援消息就立刻传了过来。

请求战队支援,各大公会精英团已经被于锋带着百花谷的人虐了大半个月了。

于锋你妹,叛徒,敌人!乘虚而入!不是正人君子!黄少天主动向队长请缨,直接开着大号带着小卢杀向了神之领域。

于锋开着小号刚刚带队解决了新刷出的野图Boss,就见夜雨声烦率着一大队人冲了上来。神之领域好像并没有允许重名。于锋仔细看了看来人的ID,不是“夜雨神烦”也不是“夜雨声繁”更不是“夜雨声烦V”,全身上下都是炫目的银装。旁边站着的那个手执重剑的肌肉系剑客,显然就是卢瀚文小同志无疑了。

“恭喜世界冠军黄少回归。”于锋一边打字一边语音招呼着公会团的人麻利点儿赶紧捡。

“回归你妹,小卢,我们上!”前儿赢比赛自己还兴冲冲和这人打电话呢,亏得自己还为买什么礼物带给他头疼了半天。

黄少天消息刚刚弹出,对面百花谷的人突然就跟着自家队长的指挥,向着反方向疾速撤退。

“跑你妹啊!来刚正面!”

“Boss都打完了谁管你啊!”于锋带人跑得贼快,这次野图Boss的刷新点恰巧在下线区附近,众人没跑几步就纷纷下线遁。

这人变了,变成敌人后他就再也不是那个正直的少年了。黄少天让大家各自回去有消息再上报,强打精神和小卢单打了两场。下线后黄少天越想这事儿越是不爽,抄起手机就给于锋发消息。

“明天我去你家,一人带一个团,看谁能抢到野图Boss,敢不敢来?”

“黄少你不先在家歇歇么?”怎么听都觉得这声音带了点儿得意。

“再歇下去我们手底下的人就要叛逃百花谷了。”

“要是他们来我肯定让花开堪折优待他们。”

“你这个头号叛徒,少来蛊惑人心。”

 

然而第二天他们谁也没抢到Boss。各个战队的主力们归队后纷纷收到了公会的求援,都在这天带着人上线奋战,一时间野图Boss的刷新点就跟全明星赛场似的,混战的合影留念的趁机拾荒的什么都有。在一通混乱之后还是由中草堂的人收割了胜利的果实。

“你说刚领头那魔道是谁啊?王大眼儿,他也来凑热闹?”黄少天给于锋发密聊。

于锋回过头,见黄少天正盘腿坐在他房间的飘窗上捧着笔记本儿,旁边还放着吃了半块的鲜花饼,怎么看都不像是个打游戏的姿势。“黄少我就在这儿你发什么私信啊。”

“别管,你先说说。”

“我看应该是小高吧,刚刚那指挥沉稳有余,不过……”

“老奸巨猾还不足。”黄少天搓了搓手,“我看啊,不老奸巨猾也有不老奸巨猾的可怕。老狐狸未退役小狐狸又开始兴风作浪,接下来几年里都得小心。”

“说得对。”于锋附议。

总之,在提到蓝雨和百花共同的头号敌人时,两边的气氛一下子就变得和谐了起来。于锋刚出道蓝雨和微草打总决赛那会儿,百花的支持者们同仇敌忾地在决赛日发起了“今夜,我们都是蓝雨人”的口号,最后蓝雨夺冠两边都是一片欢腾。七赛季百花又在决赛遭遇微草,蓝雨上下也是齐心支持百花干死微草。反正团战可以输,王杰希必须死。这是两队一直以来的共识。在两队先后呆过的于锋同志身背对微草的双重仇恨值,对此有着深刻的认识。

“王大眼这个人,老奸巨猾,无所不用其极,我和你讲,联盟的新生代里边儿有一半都被他挖过。像是什么老叶手底下那个小姑娘,嘉世解散的时候还趁火打劫想要挖邱非。保不齐还有谁也被他挖过。要是你当初去了微草啊,啧,那广州城可没你的容身之处了。”黄少天一秒变身黄飞鸿。

“话说,你怎么知道这些的。”

“队长告诉我的。”

“喻队情报工作一流啊。”

“叛徒别管。”自家队长和敌方队长居然关系密切,说来还真是令人神伤。

“今天没Boss了,带人一起去刷二十人本吧。黄少你多久没打PVE了,手没生吧。”

“当年我和魏老大腥风血雨闯江湖那会儿你小学还没毕业呢,这些本我现在睡着了都能刷。”

在黄少天初露峥嵘的荣耀开荒时代,于锋倒还真是还在读小学,无从辩驳的他只好换了个角度嘲讽,“网瘾初中生学长,组团吧。”

二十人本难度不大,一群人也没作什么特别的走位和安排,砍砍杀杀就到了最后一关。面对Boss一边砍杀一边作着指挥的于锋突然就发现黄少天的剑客小号很长一段时间都愣在原地没动,面对Boss的两次攻击躲都没躲,血条瞬间咔啦下去了一小节。

“黄少,你电脑卡啦?”于锋回过头,却看见黄少天歪着头又靠在飘窗上睡着了,摆在膝上的电脑摇摇欲坠,看起来时刻都会掉下去。于锋赶紧指挥治疗看住他们的血条,轻轻把黄少天那台电脑也抬到自己面前,硬生生地用双开把这个本打完。

小旗子不要乱插,谁说睡着了也能刷。大概是时差没有倒过来,打国际赛又真的实在是太累了,于锋从黄少天手里抽出鼠标的时候也没能弄醒他。反正上次,还有很久以前的上上次和很多次,黄少天在于锋家时一直都是想睡就睡。

黄少天的睡相一直不太好,每次在他家睡着都是一副张牙舞爪的模样,亏得于锋还是个厚道人,不然出本黄少天睡姿写真什么的估计也小赚一笔。不过今天黄少天的睡姿倒是特别拘谨,整个人就像是一条在飘窗上晒着的直挺挺的小鱼干。今天外边太阳确实晒得厉害,于锋把遮光帘放下,怕空调太低又调高了一度。转过头看见还有一丝阳光漏在他脸上,于锋的心轻微地又颤了一下。这个人睡着的时候,真的非常的烦。

 

把遮光帘再拉严实,带上门走进客厅。就由着他随便睡到几点吧,等他醒过来估计就到饭点了,不如想一下今天晚饭吃什么好了。

然后于锋也窝在沙发里睡着了。

 

唤醒于锋的完全是食物的香气,肠粉,虾饺,蜜汁叉烧,好像还有艇仔粥和云吞面的味道。昏昏沉沉地坐起来,只见黄少天正把餐盒从外卖的袋子里一个个拿出来。

“醒过来的时候太饿了,就先点了外卖。”

“你一个人吃这么多啊?”于锋扫了一眼桌面,浩浩荡荡七八个餐盒被黄少天码成了方阵。

“也给你点了,你不要吃我就打包回去。”

“不想让你们公会的人知道你打到一半就睡着了的话,麻烦把那盒虾饺先拿给我。”

“别吃完,我拿这边的肠粉和你换两个。”

两人这都是真饿着了,相对无言只顾着蒙头大吃,没多久满桌的餐盒都没清了个彻底,等到大脑感受到饱的信号时,胃已经超负荷运作很久了。

何以消食,唯有散步。两人经过俱乐部,穿过广体又沿着天河体育中心绕着圈儿,两人有一搭没一搭地闲聊着。这天不是周末没有比赛,只有大妈们在各处空地上跳着广场舞。

“百花战队门口的空地很大,每天晚上都有人来跳舞。”这是于锋回来后第一次主动和黄少天聊百花的事儿。“邹远姥姥是我们门前广场舞方阵的扛把子。”

“他外婆多大年纪啊,身体这么好?”

“老太太还没到七十岁,跳舞还能下腰。她也不太懂荣耀是什么,邹远就给他解释我们是搞电脑的,结果老太太一听高兴啊,把广场舞歌曲的剪辑全交给邹远了。你别说,我们门口的音乐混剪在昆明城是独一份,我看将来邹远退役了估计也能靠这个混饭吃。“

两人此时正好走到体育场前的大屏幕边的空地上,屏幕正好放着国家队在此次苏黎世的赛事花絮,不少散步的行人在那儿都纷纷驻足观看。

 

“妈妈!我以后要当黄少天!”身后稚嫩的声音听起来好像还是个小姑娘。

“黄少天叔叔那么厉害,为国争光,那你是不是要好好读书也为国争光呀。”

“要!”

 

“看我多厉害。”黄少天压低声音捅了捅于锋,“我现在在青少年眼中可是优质偶像,为国争光呢。”

“哦,那你以前好好读书了吗,黄少天‘叔叔’。”

 “你当我不知道你那时候骗你爸妈上暑期班却跑到训练营的事情啊。”黄少天怒而瞪之,“于锋你这个人对我一直没大没小。”

“我看李远小卢不也对你没大没小啊。”

“他们还叫我少天哥呢你叫吗?”

“我叫了你还不得恶心死啊。”

 

两人一路嘴炮到了体育馆另一侧的路边,一家ACG周边店的门口正摆着一排扭蛋机。黄少天一眼就看到摆最外边那台抽的是荣耀主要角色的塑料小人,一时兴起定要上前去抽着玩。

“于锋你看有荣耀的周边啊,来不来抽两个玩。”

于锋一脸你玩着吧我就看看你抽,目送着黄少天欢快地去换代币。

“看我抽个夜雨声烦。”黄少天朝手上吹了口气。

然后duang地一下掉出来个王不留行。

黄少天盯着掉出来的扭蛋的小绿壳,感觉就像是被王杰希360无死角地盯着似的,恨不得把它塞回去重来。

“于锋,你来。”黄少天把代币扔给于锋,“抽个剑圣,你等下要什么我买给你,LL九人随便挑。”

“夜雨的周边你那儿不到处都有吗?”

“抽的不一样。”

  于锋想着哪儿不一样了,扔下代币随手一扭,掉出了一个蓝壳的扭蛋。

“哟,蓝壳的蛋,蓝雨的蛋。让我看看是谁的卡。”黄少天迫不及待地打开取物口。

“抽不到不准怪我啊。”

  这个是……”黄少天拧开一条缝往里一看,顿时脸色一变把扭蛋往于锋手里一塞,“你的。”

锋芒慧剑,于锋从玩家用到出道的狂剑账号卡。手里的塑料小人还定格在它八赛季的形象,而它的本体却被脱光装备放在了义斩公会的技术部里不见天日。

冤孽啊。

“我说黄少,你们就真忍心把锋芒慧剑就这么卖了啊,训练营有好的小孩儿的话将来还能接着用啊。”于锋拆开标签看看,果然还是两年前出厂的,又连着塑料小人随意地赛进了兜。

“人家出价高啊,我们不卖傻啊。”

“那也不能卖给人家拆啊。”

“冤有头债有主,你上北京自己找义斩那小子去啊。”黄少天朝于锋霎霎眼,又夸张地捂了下自己的心口,“你和锋芒慧剑都活在我们的心中。”

“下赛季砍死你。”

“给我吧。”黄少天朝于锋伸手。

“给你啥?”

“锋芒慧剑啊,代币我买的啊,不给我掏你裤兜。”

“要我以前的账号卡形象做什么啊,你留着又没用。”

“活在我心中也要留个东西睹物思人啊。”黄少天说着就真把手往人口袋里插,却被于锋一把抓了个正着。

整个手掌都紧贴着,热度从于锋掌心源源不断地传来,被攥紧的手指却并没有感到疼痛。

“真人在这里。”低沉的声音在耳边轻响,晚间街市的喧闹和音响声都成了模糊的杂音。

 黄少天没有挣脱,反手又以一个最标准的牵手姿势占据了主动。

 这是两人在公共场所能作出的最亲密的姿态,然而多年来彼此相互间的纠结猜测百转千回所指向的那个唯一的答案,却已经心照不宣。



评论(11)
热度(113)
2015-09-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