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山青冈

同队同期同职业都不算拉郎
王粉,药庙,混乱邪恶,头像是英杰不是老王
本质是同人女,腐向只是守备范围的子集

© 云山青冈

Powered by LOFTER

[王喻]冬季到京城来看雪

一点点黄别预警

里面的食物和场景lo主都基本只是理论了解,如有不恰当的地方请尽情地指出

-----------------------------------------------

蓝雨战队上上下下其实都挺乐意在冬季北上打客场,转眼这就快到十二月了,广州城里别说入冬了,连入秋都还算不上呢。总算捱到了周末,衣柜里囤着的那些帅爆了的风衣夹克们可算是能上北京透会儿气了。

北京城的温度这几天就在零度下边那么一点儿,没有风,空气也不潮湿,傍晚的天空是干净的灰白色,虽然见不着太阳,却也没那种阴惨惨的冷意。下了接机的专车走到微草场馆边宾馆门口,喻文州一眼就认出了正站那儿等着他们的那位。

王杰希裹着一件深色长风衣,围巾口罩一样不少地装备着,却没有一点儿冬装的臃肿感,敛着笑定定地等着他们进来。黄少天率先上去招呼,王大队长您这是亲自来接,不是为了本剑圣吧。在收获了一记直拳后也不在意,嬉笑着就顺手把自家队长的行李箱塞进了敌方老大的手里。喻文州假带怒意地剜了黄少天一眼,正准备把箱子拿回来,就见王杰希笑吟吟坦荡荡地看着他,就算隔着口罩也是一样真切。

“欢迎喻队,欢迎大家来比赛。”

 

第二天的比赛两队在场面上基本平分秋色,微草赢了擂台,蓝雨靠团战抢分多些,各有斩获各有不服,在积分榜上依旧紧咬着彼此。双方队长在比赛结束时多握了两秒钟手,蓝雨的客场之旅基本就结束了。

发布会结束后场馆走廊深处四下无人,两人才敢放任着自己在晦暗的廊灯下拥吻。蓝雨全队都住在同一层,就算他们的关系被默认,喻文州也断然不会提出留宿,只能在这短暂的温存里把这数月不见的思念尽数表达。

蓝雨战队的机票就订在第二天中午,回去之后就要开始复盘、总结、继续训练。王杰希和喻文州交往到第三年,赛程的密集和战队事务的繁忙依旧让他们在赛季中几乎无法单独相处,就连难得相逢的交战时刻,两人也只能用这种方式给彼此多留一刻时间。

 

暖气片在宾馆房间里安静地运行,室内静谧而温暖,听不到外面的一丝声响,第二天的行李已经整理妥当,然而无声的雪花已经在梦境之外覆满了整座城市。喻文州醒来时,外边的世界已经是全然不同。

领队在半小时前发了信息,大雪航班延误,他给全队干脆改签到了第二天再飞。航班延误是不假,不过领队同志改签到第二天完全就是自己想多点时间玩雪吧。怪不得王杰希之前总和他说,北方下雪的时候,南方人比雪好玩多了。

走到大堂的时候队员们已经到了大半,个个都目光灼灼地盯着他,喻文州正要开口,微草那一群小年轻也风风火火地闯了进来,刘小别裹了个墨绿色的大围巾,衬得他的肤色和外边的景色如出一辙。

“喻队好,听说你们明天才走,一起来团结湖打雪仗呗。”

喻文州看着自家队员一点儿也不知收敛的兴奋劲儿,今儿个要是不出去好好撒个欢这群人估计回去真要在南方的湿热里捂坏了,“放假一天,晚饭前回来复盘,注意安全,别冻伤手。”末了又特地加了一句,“我就不一起去了,小别,麻烦看好我们少天。”

刘小别的面孔泛起了一丝可疑的红晕,显然并不是室内暖气太足的缘故,喻文州这才像扳回了一城似的回头瞅了瞅自己家的副队。

喻文州,好一招调虎离山,合着把我们全请走了就能和您那位一块儿逍遥去了是吧。然而黄少天也就咬牙切齿了十秒,打雪仗和刘小别的双重诱惑到底是无法抗拒,转眼就和其他队员们像猴儿一样地跟着微草这群人窜出去了。

 

“柳非妹子,铁栏杆真的不可以舔么?”这是宋晓的声音。

“呔,兀那和尚谁让你这么叫的,离我们微草之花远点儿!”那是袁柏清。

“小卢你看,这里的雪竟然是干的!踩下去还挺软。”连平日里放假也不愿出门的郑轩下到雪地里也全然变了幅模样。

喻文州目送着两伙人嬉闹着跑远,耳边突然传来一阵叮铃哐啷的声响,回头就见王杰希蹬着辆半新不旧的老式自行车,踏雪而来。

“王队好兴致啊,大雪天的还骑车出来。”

“技术好,摔不了。”王杰希随手拍了拍身后的座位,“喻队可愿意赏光同游?”

“你们北京路上不能骑车带人吧?”话是这么说,人倒是一点儿也不客气地坐了上去。

“就到前边胡同口吃个早饭,我要是骑扫帚出来才比较容易被罚款。”

两人在一起独处时,王杰希那满口跑火车的京城二大爷气质才算是暴露无遗,不过谁叫蓝雨队长也就好这一口,对方蹬个破车就能顺利拐跑。

自行车在大街上摇摇晃晃了没多久就拐到了前边的小胡同里,王杰希一个甩尾,车恰好停在胡同口一家喧腾的早餐铺子前。

“喻队,请。”

看这架势让人还以为王杰希正一身华服戴着白手套拉开礼宾车门请某国政要前来赴宴。喻文州也乐得配合,做足了样子同他并肩迈进门,到柜台前熟门熟路地冲着点单的大爷报起了单,豆汁一碗,焦圈两个,咸菜切细点。又回头看了眼王杰希,再嘱咐,再来一碗羊杂汤,多点儿香菜,两个芝麻烧饼,顺手就付了钱。

面对在自己地盘上还出钱包养自己的敌方队长,王杰希不以为耻反以为荣,顺手接来小票就去窗口端吃的。两人在靠窗处坐下,喻文州抿上一口豆汁,愣是把手捧海碗也拗出了个相对好看的造型来。

当年第一次带喻文州来喝豆汁的时候,王杰希也是存了一点儿逗他的心思,他自己虽然是本地人,却也不大爱这个味儿,随便喝点儿可以,不过也始终没琢磨出老北京们时常赞赏的那种滋味来。结果喻文州在他面前直接砸吧砸吧喝了两碗豆汁吃了两碟咸菜丝外加三个焦圈后,王杰希彻底服气,真不愧是注定要进我老王家门的男人,就冲着喻文州这喝豆汁的劲儿,自己亲爹妈应该也不会把他们打出去。

喻文州喝了两口见王杰希还坐在那儿支着下颌盯着他看,顺手就把碗往对面推了推,“来点儿?”

“不爱喝,”王杰希朝自己碗里又撒了一点儿胡椒粉,热汤上的水蒸气在两人之间氤氲开,“等会儿吃完,咱们就去故宫看雪吧。”

 

喻文州小时候去过一次故宫,喧闹的旅行团和宽广到走不到尽头的广场,明晃晃的黄琉璃瓦屋顶和大红色的宫墙,屋脊上的走兽,高悬的牌匾和展馆内数不清的珍宝只在他心里留下了一点点的印记,然而故宫那种难以用语言概括的庄严、阔大与秩序感,已早早地在他心底对这座城和城中的人种下了好感。

琉璃世界白雪红墙,午门外的重檐屋顶上换了和大地一样的颜色,他们到达那儿的时间尚早,然而等待售票的队伍早已长长地排起,故宫的雪天永远都都不缺游人,反正人多大家又都光顾着看雪,戴上帽子裹上围巾谁也看不清谁的脸,两人便也没有刻意掩饰自己的身份。

“自从开始打比赛,好几年没来故宫看雪景了。”王杰希低声侧过去和喻文州耳语,“这会儿能来看还是托你的福。”

“我早上还以为你会和小别他们几个一起来约我们打雪仗来着。”

“打雪仗啊……”王杰希眼角挂上了一点儿笑意,“我倒是挺想,不过要是我也去了那咱们微草就是单方面殴打你们了不是?”

“我们少天自从上次南方雪灾之后就再没玩过雪。”他可是憋坏了还没放大招呢,喻文州想。南方人要么不玩雪,一旦玩起来怎么可能轻易撒手。

“那就看他们今天回来怎么说了,”终于快排到了窗口处,王杰希除下手套从随身的背包里取出钱夹,“就让我们先从事一点儿老年人的消遣吧。”

游客虽然比往日多了一些,好在大批的旅游团在这个时间点还没有到来,站在金水桥上望向太和殿广场,大殿屋顶上只有屋脊两边的鸱吻还显着一点儿原来的模样,其余全被白雪覆盖着,铁栏和路牌都被掩在了雪中,少了这些现代添加的痕迹,瞬时能让人明白穿越到百年前具体是怎样的图景。

喻文州还记得一点儿小时候站在这广场时的场景,避无可避的烈日,密集的人群,大铜狮子反射出的那刺目的光。而如今眼前的这一切都在雪中柔化了,静谧,空阔,还有王杰希在身边呼吸的轻微声响。

“不是第一次来吧?”

“小时候暑假来过一次,忘得差不多了。”

“所以下雪天来是第一次?”王杰希看着身旁的人确定地应了一声,脸上又多浮现了几分喜色,连带踩在积雪上的脚步也松快了一点儿,“走,带你去看日晷上积的雪。”

沿着汉白玉石阶往太和殿前走,两侧的铜龟铜鹤身上也积了一层白雪,游人们围着照个不停。日晷的指针上恰到好处地在朝上的一侧铺了一层白色,若是再来晚些可能就化了。

“我小时候对这个东西的印象最深。”喻文州盯着那针尖儿投射在晷面雪层上的浅淡阴影。“当时太阳特别大,导游一句一句地和我们讲解古代人怎样用它来看时间。我那时候就想,从故宫建成起,只要是有太阳的日子,它就一直在这儿记着时间,尽管一天里宫里的人也许都不会看它几次,可几百年的时间也依然在这上面显示过了。你懂的,那个时期的小孩儿其实思考能力已经挺强了,然后我就突然觉得几百年的时间就这样随随便便过去了,心里就特别难受。”

“从你上一次见到它到现在,又过了十来年了。”王杰希正了正自己的围巾,“你的这十来年的意义,就是它对于你的意义了。”

“再大一点的时候,我自然就想通了。”喻文州随着对方往殿后慢慢走,“下次下雪要是我在,我们就一起再来吧。”

 

接下来的时间里,虽然两人相互间也没提前商量好,却步调一致地专挑游人稀少宫室未修的地方走。地方越冷清积雪上的脚印越少,两人似乎都很享受这种开荒的乐趣。黄少天曾经脑补两人相处时可能只用脑电波交流,然而他们私下里总是相谈甚欢,即使相对无言时也并没有任何尴尬,既是恋人,也是朋友。”

“你之前说你打雪仗厉害,是骗我的吧?”

“千真万确,全微草上到保安处下到后勤部都吃过我的寒冰粉。”

“王队长啊魔道了不起啊!”

“当然了不起!”

“那吃我混乱之雪!”一大捧雪花从王杰希头上撒下来,时机精准,定点完美。

“喻队长你在冯主席面前的矜持呢!”寒冰粉持续输出,两人在狭窄的宫巷的积雪里跑出了两条神奇的走位,最终以喻文州成功在王杰希的衣领里塞上一把雪告终,微草队长GG。

北方人玩雪不要紧,南方人玩雪不要命。王杰希哆嗦着想。也许只有到台风天里他去喻文州家楼下的积水里摸两条鱼炖了,方能报今日此仇。

“我得回去换件衣服,雪化完都湿了。”王杰希扶着墙还在那儿大喘气,末了又加上一句,“你替我换。”

还在为战果嘚瑟的喻文州暗道王杰希披着魔道的号长着流氓的心,一本正经地拒绝,“瓜田不纳履,我身为敌方队长怎么能随便进微草的门,王队,要有职业精神啊。”

“我一直都很有职业精神,”王杰希很满意地发现宫墙之间靠得特别近,恰好能让他轻松地将这位敌方队长锁定在墙和他自己之间,“所以回我家,你替我换,可以么?”

 

评论(33)
热度(265)
2015-11-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