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山青冈

同队同期同职业都不算拉郎
王粉,药庙,混乱邪恶,头像是英杰不是老王
本质是同人女,腐向只是守备范围的子集

© 云山青冈

Powered by LOFTER

[唐昊x程思嫣]金陵夏渐深

然而在垄哥的建议下这篇文章的标题其实是: "我和赵禹哲都觉得这个西皮很扯,林敬言也这么觉得的"
因为太长我就放这里了

少女心下的脑洞产物

背景十赛季夏

战队队长和驻队记者其实也不是很拉郎吧

是BG啊,慎入!

———————————————————————————————

在江南连绵不绝的梅雨季,N市在每年夏初都必在内涝深度榜上露一回脸,今年的雨水更甚,整个城市被淹得处处都同玄武湖那般水天一色。

程思嫣望着记者站楼下那一片汪洋,愁起了如何才能以全身最小过水面积顺利回到五站路外自己租住的小公寓。

好在N市的公交车司机都掌握着一门劈破斩浪不带误点的开车技能,程思嫣一路踩着水跳上了车,总算暂时渡过了这一劫。然而下车后小区门口的积水恰恰淹没了平日里都能看见的一个路坑,程思嫣一没留神,脚就恰巧崴了进去,整个身子哐当一声就摔水里了,小心翼翼保护了一路的衣服湿了个彻底。

“程记者?”此时正穿着大背心花裤衩,手提着两块豆腐的呼啸战队现任队长唐昊,正一脸惊恐地在三米外向她看来。

正哀叹自己之不幸准备起身时程记者一抬头差点栽回了坑里。在否认了自己经过这么一摔穿越到平行时空后,程记者迅速断定此时两人如果不假装互相不认识那尴尬就大了去了。唐昊却没事人似的继续招呼,“你没事吧,要不要帮忙?”

 

虽然唐昊转会呼啸已接近两年,程思嫣和这位队长的熟悉程度却还仅仅限于常规的场内采访和偶尔到俱乐部的零星访谈,尤其是双方上一次碰面还是上周呼啸战队输掉最后一轮无缘季后赛的发布会上。当时唐昊面沉如水,把这赛季成绩不佳的主因归咎于自己对队伍的组织不力和战术布置的问题,程思嫣在N市荣耀版块的采访工作也比往年提前结束了,手头的工作只剩下了驻扎在N市的其他几款游戏战队的夏季线上赛。

“谢谢啊,不用我这就到家了,唐队有空再聊啊。”程思嫣只得硬着头皮接下这尴尬的招呼,起身朝自己家落荒而逃。而唐昊再三确认了对方真没事后却朝着同一个方向跟在了她的身后,程思嫣直到走到楼道口时发现对方还在才尴尬地回头再道,“唐队长你客气了,不用送到我家门口的。”却看到唐昊同样神情尴尬地加紧往楼上跑,“我也住这楼,没别的意思哈。”

天呐自己租的这屋居然和唐昊在战队外的住处在一幢楼,程思嫣顾不上尴尬开始反省自己错过了多少采访的机会。在唐昊担任呼啸队长的这两年,尽管自己的记者本职工作做得还算不错,但总感觉少了当初自己还在做实习生时在几个老呼啸队员满口跑火车的访谈下的妙趣横生。尤其是在和自己关系一直都不错的方锐走后,这种感觉更加强烈。唐昊在外界的普遍观感中还停留在年轻冲动实力强这几个标签上,然而除去一些媒体放大的踢矿泉水瓶子的零星事件,其实他在大多数发布会上的采访中已经越发挑不出太多错来。但除了俱乐部的硬性要求,唐昊似乎从来不热衷于参加各类活动,总感觉他与这座城市还带着淡淡几丝疏离感。

不过现在自己首先要考虑的是自己惨不忍睹的这一身泥水,冲过澡换好衣服程思嫣瞅了瞅没啥余粮的厨房,默默地打开了外卖软件。大雨天的也不好意思麻烦外卖小哥跑远,就近点了小区门口馆子的牛肉锅贴就准备对付过去这一顿,结果刚下单没到十分钟门铃声就响了起来,平日里天朗气清时也没见小哥这么麻利。

拿着零钱拧开门,却见唐昊捧着个保温盒杵在门前。

“你晚饭吃了没?”对方开门见山。“我妈前天给我寄的菌子,吃不完正好给你一点。”

“牛肉锅贴!”此时外卖小哥恰好也爬上了楼,隔着唐昊和程思嫣面面相觑。程思嫣在混乱中递过钱,唐昊也下意识地转过头,这一转不要紧,外卖小哥应该是认识唐昊的,显然在三人中受到了最重的惊吓。“啊!唐昊大神!你……你们点的?”

“哦,你好,我来送个饭。”虽然回应的是实话然而总感觉哪里怪怪的。

“啊!啊啊啊!哦!”外卖小哥显然不能免俗地把这个没少吃他们家锅贴的姑娘和唐昊大神联想成了某种关系。

 我说唐昊小同志啊,你这句话真的很容易让人误会啊,以后都不能愉快地点锅贴了啊喂。

好在外卖小哥的职业精神让他并没有多问。话题有重新回到了唐昊的身上,小哥愣是一句话没重复地当了五分钟昊吹。中心思想就是昊哥尽力啦,单挑美如画,队友不给力,你行你上啊。临走又表示我家锅贴好吃唐昊大神有空再点啊!吹得连本来挺和颜悦色的唐昊也招架不住一脸生无可恋。

“谢谢你啊唐队,要不来我这儿吃点锅贴?”目睹了大神吃瘪这罕见一幕的程思嫣显然心情转好。

“啊?不太好吧……”

“你特地送菜过来,我当然也得回请啊。”

“哦好那我上去拿个碗。”唐昊顺手将保温盒往程思嫣手里一塞,蹭蹭蹭地跑上去拿碗。

这是……洁癖不成,程思嫣捧着手中分量不轻的保温盒无语凝噎,我还没嫌弃你的餐盒呢啊喂。

“等等……”唐昊跑了三步又回过头,“你没做饭啊,我给你拿点米饭。”

 

唐昊不出两分钟就拎着一副齐全的碗筷外加一小碗白米饭再次冲下了楼,“程记者我随便尝两个就行谢谢你啊。”

“唐队你这是要在门口吃?”程思嫣见唐昊还是杵在门口丝毫没有进来的意思。

“你一小姑娘住里边我进来不合适吧……”谜之正直的唐昊依旧在外站得笔直。

“唐队啊我以为我们已经算很熟了……”程思嫣从鞋柜里翻出备用鞋套往对面人手里一塞,促狭地朝唐昊挤了挤眼,“作为一个随时可以撰写唐昊大神的日常的驻队记者,怎么想都是你更要提防我一点。”

唐昊觉得程记者说得好有道理自己无言以对,只得默默换上鞋套进了人家屋。

程思嫣租住的这套小公寓格局和楼上唐昊自己那间格局相同,客厅除去房东本来就留下的陈设基本没有放太多东西,旁边厨房整洁得像是很久没有开过火。

“我还没烧热水,要不唐队你喝点酸奶。”摆在客厅的冰箱也空着大半,唐昊接过又小又冻手的酸奶盒子,心想着这位程记者平时不做饭人生乐趣失去大半啊。
    程思嫣拿过唐昊准备好的空碗,把大半盒牛肉锅贴拨拉了进去。又打开了唐昊带来的保温盒,菌菇的香气立刻溢满了整个房间,青椒和红椒与不知名的菌子在热油爆炒下显得更诱人了几分,这大半盒估摸着就能下三碗饭。

“这是什么菇?”程思嫣先下手夹了一块白嫩的菌子,瞬间被那鲜香细腻的口感征服。

“鸡枞,我妈寄的,就西南那边产,这边特别难买。”

“那我真是沾光啦。”程思嫣把锅贴推到唐昊面前,“唐队你吃。”

N市的小吃总是大隐隐于市,各大小区门口菜场边的牛肉锅贴、鸡汁汤包以及鸭血粉丝汤,都随着老板的喜好和习惯有着不一样的特色,比起秦淮河边那一遛显然是为了游客才开出来的小吃不知道高到哪里去了。

唐昊回想起他刚来呼啸时有一次和方锐出去逛,方锐指着店家在路边摆着的飘着香气的电锅对他讲,“唐日天你看这是毛鸡蛋,南京人可爱吃了。还有活珠子,那种是生的。”并且在唐昊不明觉厉的疑惑眼神下向他进行了生动形象的科普。

从此唐昊对南京菜产生了心理阴影,除了经常照顾他和几个西南队员口味的战队食堂和自己买菜做来吃,他坚决不去外边儿吃饭,天知道这群南京人都点的什么菜啊!队员们甚至一度以为他是回民,队内头号迷弟赵禹哲有一次试图请他去绿柳居吃饭,特地和唐昊讲这个馆子做清真菜啊啊!唐昊白了他一眼,云南少数民族多没错可老子是汉人啊!晚上怒在食堂点了半个肘子以自证。

不过这一盒锅贴形状好看色泽诱人,看起来并非俗物,唐昊只咬下第一口就被完全征服,直问程记者啊这家店开在哪儿啊。

程思嫣道就在小区门口啊唐队你平时不买吗?唐昊直言刚来呼啸时被方锐科普N市人爱吃的活珠子是什么玩意儿后就发誓再也不碰任何N市的小吃了。

程思嫣听到以后笑个不停,说方锐他自己都是大吃省来的还说这个呢,不是所有南京人都会吃这个的呀。这人就爱驴人,人都走了都还坑你呢。

提到方锐后她又蓦然想起了老呼啸时代闹腾又欢乐的样子,然后又想起了他与唐昊有着无可回避原因的离开,一时间不知道怎样才能不动声色地把这个话题岔开。

“程记者,”唐昊抬起头,“其实我和方锐前辈的关系挺好的。”

他也不希望方锐走,但真的没有更好的办法。

更何况,正在季后赛赛场上拼杀的这家伙此时比呼啸的众人走得更远。

唐昊其实出人意料地特别重感情。

还在百花那会儿,张佳乐的出走让他在整个八赛季都憋着一口气。他最希望的,其实还是是百花能为他买下唐三打的账号卡,由他带着邹远朱效平几个一起开创百花的新王朝,却不料自己竟然以当时标王的身份被交易到了呼啸。对老东家的举动唐昊并没有太多怨言,毕竟百花的建队思路是另一套模式,送他去呼啸也给了他一个极佳的发展平台。

来到呼啸后虽然很快适应了新的角色并承担起了队长的责任,和方锐几个没办法完全磨合又让他特别难受。他虽然不愿放弃自己的战斗风格,但他也并不愿意看到在场下与自己私交甚好的方锐离开。

唐昊总觉得,一支队伍应当是完完整整的,谁离开都是打击。完整的阵容,完整的战术,和谐的队友关系,唐昊还没有完完整整地体会过。出道到现在,不是经历队友离去就是自己离开,N市对自己而言好像也还是一个陌生的城市,现在的队友对自己更多是是对于队长身份的肯定和实力的认同,在这里自己似乎并没有一个可以毫无顾虑地交流的朋友。

虽然电竞圈讲究的是用实力说话,然而他当初挑战林敬言现今又取代唐三打的事情仍然让很多呼啸老粉和N市记者圈的人颇有微词。赛后他经常会被个别记者逮着问一些带着挑衅味的尖锐问题,好在眼前这位程记者似乎从来没有让他为难过,甚至还替他解了几次围。不过作为在犯罪组合时代就跟着呼啸的随队记者,她应该还是和老呼啸的队员更熟悉吧。

 “你怎么光吃鸡枞不吃青椒的呀!”唐昊本来还想再说两句,瞟到程思嫣面前的饭盒瞬间就激动了起来,本来略有些凝重的气氛就这么猝不及防地被破坏了。

“我怕辣……”程思嫣无语凝噎。

“真的不辣的!这种椒超好吃,也是云南寄过来的!你吃一个试试看啊!”

“我一吃辣就长痘!”唐队长你管一个小姑娘吃不吃青椒有意思吗。

“真不辣可好吃!你就吃一口看看。”

此时程思嫣眼中唐昊的形象已经和她卖安利的三姑妈谜合之重合,只得抱着算了那就吃吃看好了的信念下了筷子。果然,鸡枞菌的香气混合着油香渗在饱满的青椒中,那味道确实非同一般,然而还是,辣,的,呀!如果说干吃辣椒毫无压力的唐昊的辣点在紫金山顶,程思嫣的辣点大概就在玄武湖底,这一口青椒被灌了三瓶酸奶才勉强被压了下去。

明明不辣呀,唐昊想,然后他就把饭盒拿到了自己的面前,把里面的青椒一个一个地全部吃掉了。

“好了程记者你现在可以吃了。”

算你吊。

 

“唐队,你是因为世邀赛所以继续留在N市的么?”首届荣耀世界邀请赛要开打的消息在电竞圈已经不是秘密,然而现在选手们现在还并没有把这件事情当作重心。一方面一线选手们并不能确定自己是否会入选最终的国家队阵容,另一方面季后赛展开在即,联赛的争冠才是他们目前的首要任务。

“世邀赛啊,谁知道呢。我就是想再多练练,没多想。”唐昊显然也很清楚联赛之后的这项世界级赛事,然而即使自己在目前已经是联赛中流氓这个位置的顶尖选手,今年呼啸战队不尽人意的成绩恐怕也很难让自己入选。

“唐队要是入选,我就可以作为呼啸这边的跟队记者一起去苏黎世啦。”

“一场比赛就上那么几个人,周泽楷他们几个就不用说了,打团战奶至少要带两个吧,不然每场都上同一个奶非累死不可,张新杰袁柏清估计没跑,许斌这样的T也必须上啊,其他几个老选手肯定也优先要上,我们这期孙翔的适用范围比我广,再下面估计就不会派了,所以我真觉得自己不怎么会入选。”唐昊吃完锅贴自然而然地把餐盒全都端进了厨房,“当然,要是有机会能去我一定好好打。”

程思嫣起身想说唐队你放着我来洗呀,唐昊却已经打开了水龙头熟练地刷起了碗,全然不顾空气中飞速上涨的尴尬值。不过仔细想来唐昊这分析,还真的是足够客观中肯。

 

程思嫣以为唐昊给他送一次菜只是因为当天遇上客气客气,然而当唐昊连着几天变着花样地给她送来油淋牛肝菌、油鸡枞拌面和青椒干巴菌之后,程思嫣觉得再好吃的菌子她嚼起来也有点牙齿打颤。她也想过唐昊同志这是几个意思啊,是追她还是贿赂她让她多给呼啸写点好话啊。可每次他拎着饭盒站在门前的样子都透着一股我为不会做饭的程记者送温暖的凛然正气,让人实在是想不歪。

程思嫣上网查批发价,鸡枞280块一斤、牛肝菌360块一斤,干巴菌一斤价格往四位数走,天呐这几天自己是吃了多少人民币呀。吃人嘴软啊真是,不行自己一定要请回来,不然写稿的时候简直良心不安,到时候还讲不讲记者的客观和中立了啊!

“唐队,明天有空不,我请你吃饭!”

“啊……这算了吧,我在这里不怎么出去吃饭的。”唐昊心想我就给你带点菌子你客气个啥啊。

“为了新闻的中立客观,为了我的良心,求求您让我请……”程思嫣不依不挠。

“……”

然后程思嫣就打开餐饮软件从最贵到最便宜开始查,决定豪气地带唐昊去江苏路上她屡过其门而不敢入的民国红公馆。

民国红公馆是栋红砖老建筑,连个招牌都没有,灯光昏昏沉沉的小包间里服务员妹子穿着漂亮的小旗袍,轻声细语地给唐昊介绍菜品。不知道是错觉还是实际如此,唐昊今天穿得特别帅,服务员妹子上菜时总要多看他几眼,直看得唐昊脸色发囧。最后唐昊忍不住问你看什么呀,服务员妹子问你是不是呼啸的队长唐昊大神呀。唐昊一听特高兴,N市的姑娘玩荣耀的可真多,赶紧说是啊是啊。妹子赶紧说唐昊大神我玩治疗,是你们队里阮永斌的死忠粉,我有权限给你们打八折,下次能不能带他来啊。唐昊满脸悲愤,程思嫣拼命忍住了想笑的冲动,想着就是冲着这一出我今儿个这钱也花得值了。

公馆里的菜分量都不大,似乎盘子越大菜约少装饰越多就越能显出它们的昂贵来,总之在程思嫣看来还是老有腔调的。唐昊觉得虽然大概还是自己炒的菌子好吃一点,不过程记者请的这顿饭也差不多可以扭转方锐当时给自己灌输的南京菜的可怕印象了。

“唐队,你吃饱了吗?”程思嫣按住唐昊刷卡付完了帐,桌面杯盘已清,她自己好像都没有吃饱。

唐昊本来想讲自己吃饱了,不过一想程记者是自己人,不用这么客气的,就老老实实地说我没有呀。程思嫣一听非常开心,讲唐队我带你去吃正宗的鸭血粉丝汤,不是夫子庙那种骗游客的,也不是回味那种连锁的,老南京才知道的那种。

其实唐昊还有个特别的饮食习惯,坚决不吃动物血,理由是小学时被吸血鬼的故事吓着了,即使现在完全不信,童年那种深切的恐惧还是让他对动物血有着本能的抗拒,于是他和南京头号小吃鸭血粉丝汤从来也是有缘无分。

唐昊好想哭着喊我不!我不吃血!然后想着不行估计程记者喜欢吃,我就当陪她吃好了。

男人可怕的自尊心啊。

 

然后程思嫣就把唐昊拉到了附近的小吃店里坐下,一口煮粉丝的大锅在外头扑腾扑腾,鲜香的气息扑面而来,尽管已经是六月,大锅上方也是白雾蒸腾。程思嫣问唐昊你要不要加香葱香菜辣椒,唐昊讲程记者你先点自己的,我自己来给师傅讲,程思嫣就先喊师傅我要一碗粉丝汤香葱香菜多加一点另外再加一份鸭肠。唐昊想程记者居然这么重口不愧是呼啸的记者,也学着她对大师傅说我也要一碗不加葱不加香菜不加鸭血。大师傅一脸小伙子你逗我你知不知道你这是在侮辱鸭血粉丝汤啊,我开了三十年店第一次有人提这种要求,沉着脸说不加鸭血可以但不降价啊。

程思嫣的碗里青翠碧绿满满地铺了一层香菜,唐昊的碗端上来清汤寡水,没有鸭血不说,连鸭杂师傅都给他少上了好多,看来师傅实在是无法容忍不加鸭血的异端存在。不过他也不以为意,怒加了三勺辣椒油后就埋头吃了起来。

这家店的鸭血粉丝汤确实好吃,汤底异常的清鲜,一点杂质也无,连粉丝都与别家不同,作为整碗汤的陪衬柔韧而有嚼劲。程思嫣感觉自己这才算是真的活了过来,比刚才在红公馆里吃饭自在多了,自己果然容易养活啊。唐昊坐在对面看程思嫣面不改色地把香菜一根一根地吃下去,感觉程记者真是不同凡响。

程思嫣又抬起头,问唐队你吃饱了吗,要不要给你加个鸡汁汤包,唐昊讲不不不这次我真的饱了,不然程记者你在稿子里写呼啸队长唐昊晚饭连着吃三顿什么的不好看。程思嫣笑着讲我是个很有原则的记者呀,唐队你看我什么时候乱写过稿子了。

唐昊点点头,说,程记者你写的稿子我都看过,谢谢你这个赛季在呼啸打得这么糟糕的情况下也能特别客观地从战术分析,从来不写队员的隐私和八卦。

 “对了,程记者,我一直想问。”唐昊给程思嫣递上纸巾,“从你写的分析看,你玩荣耀应该很厉害吧?”不管是呼啸打得顺风顺水一路虐菜,还是遇强不强甚至狼狈不堪,程思嫣发表的新闻稿的内容从来都冷静而客观,从战术意图到技术统计,都简明平实而鞭辟入里。要不是程思嫣这个名字一听就是小姑娘的,读者甚至都要以为这些稿子是哪位退役高手转行写的了。

 “啊?我其实不怎么玩。”程思嫣放下筷子,“我有点轻微晕3D,打多了就会头疼。不过我买了24张满级账号卡,有什么不会的就自己上线琢磨一下,跟着小公会打打团。不过我操作实在是太差了,只能用理论知识来装装样子啦。”

其实程思嫣成为电竞方面的记者实属偶然,从小是本省足球队死忠粉的她更热爱在阳光下挥洒汗水的运动项目,成为主队驻队记者乃至新闻官是她一直以来的梦想。然而大学阶段实习时足球周刊和地方体育报人员早已招满,她就去她一点也不熟的电竞之家开始了实习生涯,一点一点地钻研起了荣耀这个游戏,结果就因为写的稿子广受好评一直留在了那里,成为了N市的驻地记者。

“懂理论和战术才是非常厉害啊。”唐昊由衷感叹,他自己的操作水平虽然顶尖,但技战术方面目前显然是制约着他和呼啸发展的一块短板。他们这一代选手是天赋加成和标准化训练体系结合下的产物,和老一辈大神选手相比,操作更加精准科学,但少了网游中打团的那种摸爬滚打,至今也没有产生能与四大战术大师比肩的指挥者。战术方面的人才显然是比操作人才更加稀缺的资源。

这个提前到来的夏天,自己不能无所事事而固步自封,唐昊暗下决心定要做到脱胎换骨。

前一阵子连绵不停的雨在这几天消停了下来,地面的积水早在白天的暑热中蒸干,夜晚玄武湖上吹来凉风阵阵,倒是不那么让人觉得闷热。程思嫣和唐昊一前一后地往回走,因为并肩走总让人感觉怪怪的好像两人之间有什么一样。

程思嫣请完客后第二天唐昊又理自气壮地来送饭了,这次是半只鸭子,唐昊讲这是N市的盐水鸭传到云南后改良的昆阳卤鸭,自己在这里特别想那味道,网购了怕吃不完就给她尝尝。

总之唐昊那里总有吃不完顺便给程思嫣尝尝的菜,程思嫣也一点不含糊地拿着职业操守要挟着回请。

这些天她和唐昊说了很多话,别人眼中的新生代头号坏脾气愣头青大神其实格外的好玩和能聊,两人从战队未来的走向到N市的气候再到历史和文化,当然还有各种各样的吃,K市的,N市的。

不对啊,这发展不对啊,请唐昊出来吃饭明明是为了答谢他这么多天送来的菜从此谁也不欠谁,怎么就陷入这奇怪的循环模式了。

看着就像是约会似的。

尽管每次出去吃饭唐昊同志总是一身凛然正气不远不近地护送在她身后,程思嫣却渐渐有点不那么凛然正气了起来。

糟糕啊糟糕,回到家的程思嫣瞅着搁碗柜里还没还回去的餐盒忧愁了起来。

 

好在没过几天程思嫣就暂时不用去想这方面的事情了。轮回对阵兴欣的决赛开始,就近几个市的记者统统被派到了一线,焦灼的战局中程思嫣忙得脚不沾地,除了在体育馆就在战队驻地,除了在驻地就一个人窝着一帧一帧地看录像写稿。

唐昊他们一票职业大神齐刷刷地组团从H市跑到S市,每一场总决赛都不曾放过,程思嫣在第三场轮回主场的走道里再一次与唐昊相遇,对方凝重的神情只在与她目光相遇时稍稍放松了一点,严肃得完全不像前一阵的样子。

然后程思嫣的心又砰地跳了一下。

    每一位职业选手都希望自己是总决赛的主角而非观众,唐昊莫不如是。严格地说在百花的第一年他也算是经历了一次总决赛,然而寥寥的出场数让他觉得自己始终只是一个看客。去年闯入四强后他一度觉得在他带领下的呼啸已经可以理直气壮地喊出夺冠宣言,然而轮回却将他们的气势碾压得一点不剩。

    今年,然后是今年。唐昊强迫着自己去仔细审视这个噩梦般的赛季,他自己的问题,队伍的问题。他不再是刚出道的几年中那个急切的,莽撞而不自知的自己。

    接下来要登场的是与他同期出道的孙翔,前不久将他打得满身狼狈的叶修,目前公认的荣耀第一人周泽楷,他曾经看轻过却越来越强的苏沐橙,以及两队中所有即使实力不如他却就是比他走得更远的选手们。他不想错过关于这场比赛的每一帧画面。

    

    最终获得胜利的,是兴欣这支草莽而富有生气的队伍。

呼啸和兴欣是这赛季都被评价过战术XJBD的两支队伍,然而XJBD的兴欣赢了,XJBD的呼啸却倒在了季后赛前。唐昊在观众席远远地看着新科冠军队在选手席眼含热泪地抱成一团。自家的队伍,似乎从来没有这样毫无保留地,相互给予信任和表达情感。

下个赛季,唐昊从来没有如此热切地渴望下个赛季赶紧到来,渴望见到他的队友们,听他们表达自己,互相作出改变。同样地,他也特别热切地想告诉程记者他此时所想,明年再来这个词语包含着一切希冀,而这希冀就立足于坚实的现在。

 

总决赛一过,世邀赛马上就被提上了议程。很快,最终名单确定,唐昊也同样接到了入队备战的通知,成为了呼啸战队唯一入选首届国家队的选手。

“程记者,我先走了啊!”唐昊临走前一天又跑下来给程思嫣送凉拌米线,“我这次入选后你是不是也能去苏黎世了?”

明明前儿问起他还说不在意呢,入选之后那兴奋劲儿简直了。

“在等通知呢,估计快了。”

“苏黎世见啦,程记者。”唐昊挥挥手走了,留下半瓶米线的调味酱。

 

然而唐昊并没有在苏黎世碰见程思嫣。

荣耀虽然是目前占据市场份额最大的游戏,但老牌MOBA游戏依旧繁盛。在西雅图举办的TI赛事,和荣耀世邀赛几乎也在同期拉开了序幕。由于程思嫣也做过很多DOTA赛事的报道,这项赛事的采访任务就落到了她的头上。

也好,自己好像也得再缓一缓,想一想自己,是不是有一点点喜欢上唐昊了。

 

TI的赛事特别密集,程思嫣赶完上一场的稿下一场的比赛就接着来了。与荣耀世邀赛不同,TI都是以俱乐部为单位参战的。在这个一代版本一代神的游戏中,国内几支老牌战队起起伏伏,队员们却都从来没有失去过对这款游戏的热爱。很多30上下的老将依旧还在这片赛场上不懈地征战着。

最终,来自S市的传统劲旅HEHE在小组赛落入败者组之后,一路反杀最终夺得了冠军。来自国内的几支队伍继续统治着世界舞台。

而荣耀虽然已经是有十多年历史的老游戏了,但由于它的版本统一问题,面向世界的舞台到现在才刚刚搭起。

除去世邀赛这样的国家赛事,将来一定还会有更多俱乐部形式的国际赛事,国内联赛的赛制和赛程也很可能会有与国际更接轨的调整

而唐昊孙翔这些首届国家队中最年轻的选手,在未来的很长一段时间里,都将扛起代表国家荣誉的大旗。

这怎能让不让人充满希冀地畅想未来。

 

TI的结束时间比荣耀世邀赛要早两天,国家队从开始几场小组赛的磕磕绊绊后默契以每场可见的速度增长。程思嫣写完稿看起了激烈异常的半决赛录像,之前一直以高胜率出战擂台赛的唐昊在这场进入了团战的名单。她惊喜地发现唐昊在团战中和国家队队员们的配合比起在呼啸来简直是脱胎换骨。他和全明星赛上曾经吊打过他的王杰希组成了清奇的流氓魔道流打得对手措手不及,两人默契得就像是一对配合多年的老友。

这样打,决赛会赢。

 

决赛开始时程思嫣正好在从西雅图回国的班机上,临走前她本想给唐昊打个电话,又觉得赛前还是不要去联系他更好。

西雅图和苏黎世有9小时的时差,舷窗外是这个北美城市不多见的灿烂阳光,而全世界的荣耀玩家所瞩目的那个场馆里已是灯火通明。

会赢的吧。

中学时住校没有条件看球赛直播,程思嫣只能在宿舍里用上网及其缓慢的小手机刷文字直播。有时比赛时间太晚连文字直播都没法看,只能在第二天早上起来刷新闻。

当小破页面慢慢加载时程思嫣就默念会赢会赢会赢,虔诚得就像是氪金抽11连的教徒。

当然大多是时候还是脸黑。

 

下飞机时离比赛时间都过去老长时间了,程思嫣换回国内手机卡时感觉手整个都是抖的,一共六通未接电话,全是唐昊打过来的。

程思嫣觉得自己的心又跳了一下。

刚想着回拨却意识到不管怎样打完比赛的他们这时候肯定在睡觉,于是便继续抖着手连接网络查看新闻。

会赢会赢会赢。

这次的程思嫣特别欧,国家队夺冠的新闻在她默念到第三个会赢时就弹了出来,唐昊站在簇拥着奖杯的人群边缘,看起来特别乖。

程思嫣咔一声就蹲地上了,完了完了完了,为什么自己第一眼就忍不住去找唐昊看。

然后电话又振了起来。

“程记者!你总算接电话了!你怎么没来苏黎世!我们拿冠军了!你要不要代购!”

“恭喜你……”程思嫣也不知道自己的泪点是怎么回事,突然就哽咽了起来,“等你回来。”

 

尾声:

 

“老板!双份鸭血,加香菜!”

还是原来的那家小店,唐昊对着大师傅豪迈地喊。

大师傅看清来人,哟这不是前阵子不要鸭血的那小子么,看来他终于醒悟到鸭血粉丝汤的真谛了,一脸孺子可教地给他多下了一筷子粉丝。

一旁的程思嫣目瞪口呆。

毕竟在国外呆了一阵后回来吃什么都香。

    

    穿过鸡鸣寺就能走上城墙公园,程思嫣和唐昊在接近黄昏的城墙上还是一前一后地走。坚实的青砖间偶生杂草,不远处紫金山脉的山林间还有落日的余晖浅浅地投射着。

    这是唐昊来到N市后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的出游。

    城墙上游人稀少,只三三两两地像他们那样闲闲地踱步。程思嫣回过头,思忖着此时是否应该再说点什么。

   “唐队,你喜欢N市吗?”

    唐昊没有马上回答,只加紧上前了几步,和程思嫣并排慢慢地朝着夕阳走。

玄武湖上没有风,只听得到城墙根下悬铃木上蝉鸣的声浪。

“认识你之后,就越来越喜欢。”

评论(76)
热度(343)
  1. 今是而昨非云山青冈 转载了此文字
2015-08-04